乡村情
文 / 童璐玲 冯善言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孟浩然的《过故人庄》描绘的是乡村的田园美景, 绿树、青山、村舍、场圃、桑麻和谐地打成一片,优美而宁静。而如今的现状是大量坚守了几百年的老屋轰然倒下,乡村社会的青壮年进城务工,只留下老人、妇女和小孩,还有垃圾堆放、污水横流等诸多环境问题……古村落、古建筑正消逝在我们的身边,不留下一点痕迹,只留下淡淡的乡愁,令人扼腕叹息。

值得庆幸的是,着眼于古村落现状存在的问题,国家层面颁布了《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并已开展六批名镇名村的评选及保护工作,但相对于全国数十万的村庄而言,仍显得杯水车薪。古村落被喻为“空间说书者”,穿越千百年,这鸡犬相闻、炊烟袅袅的乡村田园,至今仍令人心生向往;一个古院落、一栋历史建筑、一对石雕户对,它们不仅是珍贵的文化遗产,更是人们心灵深处乡愁的寄托。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善待每一个古村落,是每一个人的历史责任。     
 

难忘乡愁——古村保护工作已提上日程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提起古村落,往往会让人想到清澈的池塘、依山就势的民居、憨厚纯朴的村民……脑海里也会勾勒出一幅幅宛如世外桃源的美好画面。在荆楚大地上,散落着许多古村落、古民居,据华中科技大学开展的《武汉市历史文化名村名镇分级保护推荐名单》调查工作,武汉至今保存较好的古村落有49个,有4个被评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20个省级历史文化名村,25个市级历史文化名村。由于种种原因,还有大量散落于鄂汉大地的古村落没能得到及时而有效的保护,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

让我们感到可喜的是,武汉市人民政府已率先意识到古村落保护的重要性,并出台了一系列的办法和导则,给武汉市古村落保护规划提供了法律保障和技术支持。



难觅乡愁——大多古村面临“只因藏深山,不易得人识”的处境


武汉黄陂因盘龙而发源,滠水之哺育,木兰达昌盛,具有悠久的文化和丰富的历史资源。据调查研究,武汉近一半的古村落分布在黄陂境内,谢家院子便居于其中。谢家院子位于黄陂区长轩岭街东北角,隶属于赵畈村,距武汉城区两个小时车程。

谢家院子清塘点缀,绿树掩映,一草一木,风景不殊。在我们看来,其人文底蕴同样深厚,王维善故居、洋务小学,让人领略到了最正宗的洋务文化,错落的梯田、石碾、石舂,让人感受最纯正的农耕生活,还有木兰传说、年画、耍狮子、舞龙灯……这一切都体现了谢家院子的钟灵毓秀、人杰地灵。

:谢家院子选址依山就势,南面面朝木兰山,北面背靠木兰山发脉山丘,两面山体夹着院落,可谓阴阳调和,“藏风得水聚气”。

:谢家院子秉承传统民居布局格局,在门前设置一半月形的风水塘,面积达百亩的池塘,池塘两侧有沟渠,以形成活水,相传有“贮水聚财”之功能,同时也体现了中国古代农耕社会人们“亲水情结”和“聚族而居”的传统文化。

:谢家院子地处平原微丘,当地结合地势条件采取梯田耕作。梯田层层叠叠,高低错落。从远处看,优美曲线一条条、一根根或平行或交叉,线条行云流水,潇洒柔畅,显示了动人心魄的曲线美。由于梯田具有通风透光条件好,利于作物生长和营养物质积累的特点,为当时人们的物质生活提供保障,也维系了农耕文化、风土民情的源远流长。

:据史料记载,谢家院子兴起于清代嘉庆年,昌盛于同治年,从这里走出了民国外交副部长王惟善等一大批名人,现院门前留有一对高大、精美的 “石雕户对”,武汉市民俗专家刘谦定说,这种大体量、做工精的“石雕户对”当属官宦人家才有,规格极高。谢家院子房屋立面,有“寸八沟”和锦地纹雕刻。屋内装饰也很讲究,至今还保留了部分隔扇门窗。

在造访长轩岭街文化站站长杜有源时,杜站长痛心地说到“该民居在1950年开始遭人为损毁。”虽然谢家院子经历了土改分产分户、文革的破坏,但是遗留下的残垣断壁也诉说着历史的痕迹,别有一番风味。


 

 难舍乡愁——古村遗存令人惊叹


我们开展的谢家院子历史资源调查及保护规划工作,其特色主要体现在历史遗存建档的精细化。历经反复的调研、运用先进的技术手段、多方细致的座谈和科学的量化评估,一个具有地域特色,不可多得的古村落逐渐呈现在我们眼前:

“九间半”的天井围屋建筑群落,在武汉地区实属罕见

根据对当地人的访谈,谢家院子为王姓族人聚集之地,原来院落毗邻,山墙环抱,门前广场气派,整体气势恢宏。通过实地走访踏勘发现,“九间半”的建筑群落格局依稀可见,整体布局按照从守“秩序”、是遵“礼制”的中国传统建筑布局方式进行营造,中轴对称,主次有序,以厅堂为中心组织院落。建筑形制为跑马檐联系九组天井院,天井院呈行列式布局,如棋盘一般,无主次之分,围屋南侧设禾坪,用于晒谷、乘凉和其它活动。查阅《湖北建筑集粹:湖北传统民居》(湖北省建设厅编著),谢家院子建筑群当属天井围屋形制,具有坚固性,安全性,封闭性以及合族聚居的特性,在武汉地区甚为稀有,不可多得。

“三门三巷”的空间肌理,让人惊叹古人的智慧

受战乱、土匪和洪水的影响,谢家院子在建设之初,就考虑到防御的功能,整体依山就势,仅在面水的南向布置三门,通过三门形成三条巷落空间,巷子既是天井院的公共交通空间,也为院落提供通风、采光作用,巷内的天井、排水渠和天井院内天井互通,共同形成了院落的排水系统,如此精妙的院落空间,令人惊奇不已。

众多历史环境要素,孕育乡村根脉

村庄现存多处历史环境要素,包括古树、古塘等自然历史环境要素和石雕户对、古撵、古舂、排水沟渠等人文历史环境要素,真实反映了当时王姓族人生活、生产的场景,孕育着乡村的根脉。


感悟乡愁——从还原村民生活场景到非物质式保护的设计思路


基于生活场景式的规划思考:村民和谐生活的愿景

现如今,谈到古建筑就会谈到保护,但大多数的保护都是将乡村发展成景区,或者是毫无人情味的“冰冻封存式”保护,传统村落保护少有将建筑原真性和村民生活真实性相结合。

对于古建筑保护,我们认为保护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它一直被使用下去,历史建筑和传统建筑,应当按照文物保护相关规定进行修缮,整理。一般性建筑,我们也反对大拆大建和“冰封式”保护,不能将传统村落变成新古董或者任其衰败,应当倡导可持续使用、渐进式改造方式,要使建筑融入生活需求。

为此,我们首先对谢家院子山水环抱,绿丘入院,南面水塘的传统格局进行保护,加强对山林、水体、农田等自然生态的保护,借鉴武汉成熟的“三边”规定,对谢家院子的山、水、田制定针对性的保护图则,防止建筑与环境的脱节,并作为乡村管理的必要文件,使传统山、水、田融入原真性的生活状态。其次我们对建筑风貌做出具体的指引,从门、窗、屋顶、墙面等细节为建筑的改造提供参考,使其在不破坏整体村庄风貌的原则下,承担原有功能或改造提升功能,这样的建筑改造才能被村民理解,村民才能够积极的参与改造并能使用古建筑。

开展田野调查:从非物质的角度保护建筑

我们在对谢家院子调查研究时发现,谢家院子由于经过数代传承,产权分散,许多建筑处于“空壳”状态,还有些建筑属于多个房主,责任分配不明晰,大家都不愿维修,任其日益破败。

基于上述问题,我们引入了田野调查的手法,即“直接观察法”。从社会学、人类学、行为学、民俗等范畴和领域对谢家院子的村民开展入户调查,不仅详细盘查了每栋建筑的建筑风格、高度、质量、结构、年代、用途、产权等情况,还对房屋所有者的家庭人口、职业、收入、家中是否有留守儿童、在外地是否置房置业等一系列情况做了访谈。

最后我们根据田野调查得到的数据,通过GIS技术分析,对建筑从环境价值、艺术价值、科学价值、历史价值、使用价值等方面进行评估和打分,最终得出需要保护的建筑。

申报市级历史文化名村:从立法角度保护历史建筑

为了更细致全面的保护谢家院子,我们对其历史遗存一一建档,独立标注相应的名称、地址、类别、年代、面积、层数、产权等内容,为后续古村落发展和建筑维护提供坚实的基础。与此同时,我们加大宣传力度,并积极向武汉市人民政府申报,将谢家院子列为市级历史文化名村,从立法角度保护历史建筑。


 
 

守护乡愁——需要大家共同参与


谢家院子只是散落在武汉市约六千平方公里乡村中的一个古村落,还有众多代表荆楚文化的古村落还有待于发掘,保护好这些古村落,不仅仅是为了留住那些古老的建筑本身,更重要的是留住历史、留住记忆、留住文化、留住根脉。漫漫其修远兮,古村落的保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众人拾柴火焰高,只有全社会都去关注古村落历史,参与古村落的保护,宣传古村落的文化,才能真正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城乡建设诗境。




人与城市总第41期
东湖是武汉的明珠,是武汉人的城市记忆。武汉人与东湖有着割舍不断的情结,无论身 处何地,东湖始终是我们魂牵梦绕的地方。 孩提时代,每次到东湖游玩,就像过节一样。来之前,日思夜想,充满期待和憧憬;回 去后,那些在湖边嬉水、草地追闹的欢乐,久久难以忘怀,很长时间都沉浸其中。 青年时代,还是喜欢往东湖跑。夏天在那里游泳,湖水清凉,湖风阵阵,一洗炎炎夏日 的燥热。身心疲惫时,在湖光山色中散散步、骑骑车,内心的困顿就会一扫而光,整个人瞬 间安静下来。 滨矶头婚纱摇曳。这处城市腹地的自然瑰宝,是武汉人魂牵梦绕的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