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之“水”,路在何方?
文 / 罗文静


导语:世界城市因水而生,亮点城市因水而美,伟大城市因水而兴。无论是将千百年兴衰沉淀在泰晤士河的伦敦,还是将诗意浪漫气息浸透至塞纳河的巴黎,亦或是将自由包容细胞沉浸在哈德逊河的纽约,三个城市塑造了不同的城市轴线,走出了三条不同的“水”路。可谓“水之城”的武汉最近提出打造长江主轴的构想,那么应该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水”路,跻身于Great Cities的行列中呢?



最近引发热议的“长江主轴”构想,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武汉与水的关系。2017年3月22日,来自中英两国的建筑,规划大师们齐聚一堂共同探讨这一议题。在这场由英国文化教育协会与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武汉瑞安天地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共同举办的,以”非凡城市: 建筑及城市设计工作坊”为主题的学术盛宴上,既有扎根本土的宏观区域系统规划思维、务实严谨的建筑技艺,又有跨越国界的前卫大胆设计理念,智慧革新的新型技术,还有关注市场运营操作的城市运营思路。多番交流碰撞讨,不仅进发出激烈的火花,也好似溅起长江的水花,清晰倒映着Great Wuhan的雏形 — — 她应该既有大江大湖大智慧,更不乏小景小憩小确幸!




大江大湖大智慧


如果将城市比作一棵树,其生长必然经历了从萌发幼苗到参天大树的漫长阶段。作为一个超大城市的武汉,则应该不断滋养不同层级的枝叶,并培育其共臻繁荣。这颗树无论尽端形态多么婀娜多姿,其树干必须强壮坚定有力,这也许就是大都市中心城区的规划往往都采用轴线构图的原因,不仅可塑造出宏伟的城市景观,更可集聚高效的城市功能,创造最大化的社会与经济效益。中南建筑设计院的副总建筑师郭和平作出这个生动形象的比拟,打造长江主轴构想的必要性不言而喻——它是延续城市发展脉络,集聚资源效能,形成城市独特形象标志的武汉灵魂!

而武汉的优势在于她不仅拥有长江这条主轴,还在于城市几何中心与汉江不期而遇,形成独一无二的两江四岸。武汉市国土资源与规划管理局的刘奇志局长则在《规划两江四岸,彰显江城魅力》的精彩讲演中,演绎了“汉江朝宗汇江城”的设计理念,即通过一个集聚人气、自然景观及城市资源的器皿“匚”,合“水”形成向世界展示武汉魅力的城市滨水活力空间,她不仅是城市软实力与硬实力的契合支点,更是历史与未来、生态与人文、本土汉派与世界多元的对话窗口。



沿着这条长江主轴,既有承载长江经济带现代服务业核心职能的汉口滨江国际商务区,也有以时尚艺术、文化休闲为主导的汉口老租界片区,同时还镶嵌着一颗因月湖而熠熠生辉的夜明珠,其距龟山之北麗,纳两江之磅礴,以打造琴台知音文化品牌为目标,以文化艺术、文化博览为先导,不仅将成为集创意产业、商业商务于一体的武汉中央艺术区、创新都会文化城,更是自然和人文魅力交相辉映的武汉城市客厅。武汉土地利用与城市空间规划研究中心的宋洁主任给大家描绘了这样一副栩栩如生的美好图景。



大江大湖的生态格局不仅决定了武汉的自然特质,更赋予武汉人包容、豁达、宽容的大智性格。然,城市的大智如何体现?尽管目前国内外关于智慧城市的研究层出不穷,索尔福德大学(University of Salford) 的Hisham Elkadi教授却做出了令人脑洞打开的别样解读,城市之智不仅体现在及时根据外界环境变化做出感知、分析、适应、调整等不同响应,更应该具有川普时代的包容、数据化分析、个性化定制等特征。她应该是一个面对未来各种风险,能折叠、能融合、能分裂、富有韧性的生态城市,简单来说就是能屈能伸,能合能分,既能迎接洪水的光临,也能适应雾霾的笼罩;她也应该是一个面对现代科技进步,既能通过政策调整、利用互联网工具减负“ 去设施( deinfrastructurised)”,也能应对人口规模膨胀、预留发展空间的超配设施的睿智城市。



小景小憩小确幸


如果说“大江大湖大智慧”是为神的视角,评判一个城市的伟大亦或是非凡与否的最直接发言权应该在人,而人眼中难忘的不过是一个小景,人脑中顾念的不过是一块小憩,人心里牵盼的不过是一份小确幸。

作为城市规划的我们经常提到的“以人为本”,确往往很难站在人的视角感知城市,以人的尺度布局城市。伦敦建筑师事务所 负责人Catherine Pease提出将室内空间设计理念引入超大城市规划布局中,如果把城市看作一个房子,它的扩张,不应是简单空间面积的扩大,而是不断增加卧室、厨房、餐厅、书房、游戏室、咖啡吧……等一个个具有专门功能且接近人尺度的小空间。但是失败的城市,既不能及时实现城市功能的空间裂解,而放纵自己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向自由漫溢;也不能形成满足人行为需求的空间单位,而任由自己循着速度最快的节奏盲目复制。



正如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程世丹院长所说,大轴线仅仅是历史时期的产物,尽管芝加哥滨水岸线形成1公里长的公共绿地,但世人对她美的认知更多体现在与市民形成互动景观的千禧公园。纵然纽约有尺度宏大的中央公园,人们更乐意停留的还是那些散布在角角落落的口袋公园。

换句话说,展现城市气魄的轴线空间更易于载入史册,而体现场所精神的碎片空间往往更为人所津津乐道,但两者却是相生相伴, 相依相存。在全球著名的TFPFARRELLS建筑设计事务所主持的伦敦皇家阿尔伯特码头( Royal Albert Dock) 城市更新案例中, 总监Gavin Erasmus向我们分享了如何将一个亟待转型的港口码头成功转变为怡人尺度的滨水商务总部办公区的经验,尽管沿河依托铁轨遗址形成长达接近两公里的轴线空间,同时设计通过将多元城市功能引入河畔滨水公共空间,使其可停可留、可游可憩、可赏可耍。


   


毕竟让市民真真切切的看到水,使用到滨水空间才是实事。城市需要的也不仅仅是令人膜拜的惊世骇俗,更多的应该是令人感受到幸福的点点滴滴。尽管东京塔以巴黎埃菲尔铁塔为范本而建造,两者形似神却大不相同,后者的斜电梯则在地面创造了足够的交往空间,前者垂直电梯直摇而上剥夺了游客驻足停留的片刻,华中科技大学的李保峰院长的这一举例向大家生动演绎了城市需要永远保持与人沟通的开放态度, 这也与曼彻斯特建筑学院( M a n c h e s t e r S c h o o l o f Architecture)院长Tom Jefferies所说的城市应该学习Iphone精神、保持“ 使用者模式”如出一辙。

而在这个追求效率第一的时代,现场也有专家调侃说武汉的滨水区建设充分发挥了更高、更快、更好奥运精神,但是对应该临水而建还是临水少建、是应该保持宏大轴线还是塑造精品空间提出了质疑。正如中南建筑设计院的副总建筑师郭和平所说,建与不建,轴线与非轴线,大江大湖大智慧亦或是小景小憩小确幸,将相互对立的含义融合在一起才是永恒的魅力。追求理想的同时,也要享受当下,传承历史的同时,也要包容新生,宏大叙事的同时,更要精细绘制。

作为一名城市规划师的我,有幸端着调色盘握着画笔, 为武汉的明天添色绘彩!





人与城市总第43期
汉水之滨,知音湖畔,中国中部小城蔡甸成为法国总理访华行程中的重要一站。2017年2月23日下午,法国总理卡泽纳夫实地考察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是在中法两国政府首脑的直接推动下,设立的可持续发展示范合作项目,是中法两国合作建设的第一个生态城,也是湖北省可持续发展战略和武汉市创建国家中心城市战略布局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总体规划(2016-2030年)》已获湖北省政府批复,一批总投资逾千亿元的项目已经布局。未来,一座可持续发展的示范新城将在蔡甸诞生,对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打造可持续城市发展模式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