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机构缔造了一座城市
文 / 胡晓玲

5.jpg

芝加哥的很多街道都是以著名人物命名,如一条从芝加哥市中心通向西南郊内珀维尔市(Naperville)的交通性干道奥格登大道(Ogden Av),是1840年代修建的用于连通西南腹地与芝加哥的贸易通路,后以芝加哥第一任市长、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hicagoBoard of Trade, CBOT)创始人之一威廉.B.奥格登(William B Ogden)命名。Pilsen社区就是当时修筑奥格登大道的墨西哥人集聚的社区。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于1848年 4月3日成立,从成立至今的170年屹立不倒,其传奇经历和芝加哥市一样,值得非金融专业人士探寻研究。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缔造了芝加哥的城市发展,其170年的商会精神也正是芝加哥城市精神的体现。

上世纪三十年代芝加哥街头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170年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成立于1848年,彼时芝加哥市成立已有11年,沟通东西、南北的商品贸易已经如火如荼,人口快速集聚达到近2万人。1830年代,美国中西部及西部铁路的快速发展,加速了东部工业品和西部资源的贸易交换,尤其是1840年代墨西哥战争后南部、西部国土的扩大和开发,东部人口以及欧洲移民大量进入中西部地区,同时进入的还有大量的资金以及东部工业化形成的经验、技术以及商业贸易、创业的活跃氛围、激情和勇气。1768-1847年间,纽约、费城、新奥尔良、辛辛那提、布法罗、波士顿、底特律等城市陆续建立商会;1848年伊利诺伊-密歇根运河完工,奥格登任董事长的芝加哥第一条铁路,格林纳至芝加哥联合铁路(即芝加哥西北铁路)建成;1830-1840年代电报机的发明、电报线路让纽约、芝加哥、圣路易斯、新奥尔良连接起来。地处“九省通衢”地理位置的芝加哥成为水陆交通的枢纽、农产品集散地以及商品转运贸易中心,潜力和前景颇得有识之士看重。

1848年4月3日,83个拓荒者、城市先驱、工业幻想家、捕猎手、发明家和精明的商人以及经验不太丰富的冒险家和企业家在芝加哥南水街成立了芝加哥商会(即芝加哥交易所的前身)。最初作为行业协会,商会的目的是共同商讨贸易中的一切事务。如:芝加哥冬天冰冻寒冷而且特别长,如何稳定价格,平抑风险;稳定的商业银行系统、新市场开发以及运河、港口、铁路、仓库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土地开发等问题,同时包括商会自身的权力和自律。

从1848年成立起,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不断创新,包括金融产品、组织机构变更及重组、制定标准、交易体系以及影响力的扩散,有的是一年推出多个产品,并且越到后来新产品推出的速度和频率越快,其管理模式的变革是经过了从商会到市场、委员会到公司制。2007年期货交易所、商业交易所合并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多样化的交易所。创始之初主要靠创始人的远见卓识,市场成熟以后必须依靠智库的前瞻研究,对市场的快速反应和自身的快速变革更新使芝加哥期货交易所170年来一直保持着行业的敏锐性和风向标的地位和作用,是真正的世界金融中心。

交易所的技术及设备的科技创新也始终引领美国乃至世界潮流。1848年交易所初创时正是电报通讯在全美开始联网;1866年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铺设成功,芝加哥与外国的交易由3天缩短为3小时,1967年“电子价格显示屏出现,价格汇报时间减少到数秒之内”, 1995年推出互联网网站,以及后来的电子交易平台,从原始的公开喊价系统,到专门的结算系统以及电子交易平台和结算系统,先进的通讯科技是保证交易所迅速运转和扩大范围的关键基础设施。期货交易所从南水街、华盛顿街到杰克森街的几次搬迁,其建筑也一直引领当时芝加哥的潮流,如1885年是芝加哥有电灯照明的最高建筑,1930年由Holabird & Root设计的是当时芝加哥最高的装饰艺术风格的建筑,1982年老楼扩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交易厅。现在有着9 . 5 米高的罗马谷物女神克瑞斯(Ceres)雕像的期货交易所老楼是美国历史地标建筑。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170年来,历经工业化、后工业化、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经历了芝加哥大火、洪灾、南北战争、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多次经济危机,秉承“一个公平地发现价格和管理风险的集中交易市场”的原则,在其领导者的远见卓识引导下,保持着优秀商人、企业家的敏锐以及自律,不断适应世界的变化,率先运用先进技术和先进设施,丰富交易品种,从现代期货市场鼻祖一路成为国际商业、贸易的风向标,在美国及国际贸易舞台独占鳌头,是美国企业和企业家的精神象征,是期货交易所发展历史的丰富教材。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与城市的关系

首先,期货交易所的商业贸易职能主宰了芝加哥的城市发展和建设。期货交易所的设立是基于芝加哥商业贸易尤其是农产品贸易的交通和集散功能,围绕商品贸易的银行业务、交易产品创新而衍生的股票交易所、商品交易所等构成影响全美乃至全球的金融街区,期货交易所在的拉舍尔街(Lasalle St.)也成为银行集聚的金融一条街。随着期货交易所的不断发展,芝加哥金融中心在全美、全球的地位长盛不衰,由此也带动芝加哥的印刷、传媒、会展等行业发展,距离期货交易所三条街的就是老的印刷街区。以商品贸易为核心,芝加哥城市建设和规划统筹考虑芝加哥与周边地区的关系,合理组织对货物快速集疏运的高速公路系统、铁路系统、河道系统,是中心区货物快速集疏运与客流、步行系统、城市生活相安无事的典范。

二是,最敏锐地反映市场需求,最快速的掌握和应用技术进步。包括不同金融品种创新,场所条件的更新,数据信息的汇聚等。对信息通讯方式和设施的要求使芝加哥成为全美数据中心和通讯枢纽。

三是,自由市场精神和商会的契约和社会情怀是两者持续繁荣的共同特质。商业贸易和市场精神是主宰芝加哥城市发展的主旋律,城市发展及城市领导者充分发挥自由市场调节的作用和精神,面对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功能区的衰败与复兴、对城市资源的充分利用源自对城市的信心和决心。同样地,商会联盟精神则反映到1909芝加哥规划的社会情怀,即共同的城市、共享的城市、人民的城市的理念,170年的金融危机期间期货交易所不受其影响,发挥了平抑市场波动的作用。

四是,金融贸易职能的存在使芝加哥的城市和建筑自始就讲究其品质和装饰艺术性,是芝加哥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成为全球经典的基础,也是芝加哥博物馆之城、艺术之城、音乐之城、体育之城、大学之城的财富基础。

五是,以解决问题为出发点的道路自信和标准自信。坚持自己的信念和标准是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一条重要的传承。如,1875年关于国家粮食检验标准的质疑,1876年对对赌公司的封锁,和1877年允许投机者进场,1859年被委托制定谷物的质量标准、产品标准和检查规则。

plan of chicago  00burnuoft-1909芝加哥规划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体现的城市精神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83位创始人中有6位成为芝加哥市长,正是将企业家精神及社会情怀融贯到城市经营和城市治理之中成为芝加哥精神,就如由芝加哥商业俱乐部支持的1909伯纳姆芝加哥规划所体现的,城市为商业便利、为居民健康有品位的生活、为年轻人、为机构和组织创造机会达到他无法想象的高度的一种持续和稳定的决心。

期货交易所在170年的成长发展历程中吸引无数的仁人志士勇士加入其中,一批精明、敢冒险的商人创造了它,并制定共同遵守的规则;遵循不断做大市场、不断发现机会和降低成本的原则,能者为王,没有政治、制度、身份的羁绊,一路创新,一路发明,富于胆识和智慧,独领风骚,创造无数个第一;不断自我超前革新,超前谋划,超前研究;严格的监管、自律和迅速的反应。这也成为芝加哥城市的风格特性,是芝加哥城市发展、壮大及持续繁荣、引领美国规划、建筑、经济、科技发展的秘诀,处理危机的能力和经营城市的淡定是成功实现城市转型发展的关键。


芝加哥拥有最具活力的城市生活,成为全球经典的城市规划

芝加哥于1837年建市,从1848年到1890年人口从2万人猛增到110万人,成为全美第二大城市,现是全美第三大城市,人口272万(2013年)。芝加哥除了是全美金融中心,同时还是文化中心、科技学术中心,拥有世界最好的艺术博物馆、交响乐团、莎士比亚戏剧中心,世界规模最大的会议中心,引领世界经济、科技创新的芝加哥大学及众多世界顶尖实验室,众多在学术界影响深远的芝加哥学派(Chicago School),如最具影响的是芝加哥经济学派(以经济自由主义为主)、芝加哥社会学派、芝加哥建筑学派、芝加哥媒体学派,最繁忙的机场之一—-奥海尔机场,最美的湖滨地带,最具活力的城市生活,成为全球经典的城市规划。

一个成功的商业机构与它所在的持续有竞争力的城市,其中的关联值得探究。


注释:1.威廉.B.奥格登(William B Ogden)拥有“西部铁路大王”的美誉,1835年从纽约来到芝加哥,预言并倡导通过铁路网将东部、西部和南部的城市连接起来,尤其是把芝加哥西北部的每个小城镇与芝加哥联系起来。1848年建成的芝加哥第一条铁路(西北铁路)就是奥格登修建的。

参考文献:1.[美]威廉.法龙(William D. Fallon)著,王学勤译,市场缔造者—芝加哥期货交易所150年(market maker: a sesquicentennial look at theChicago Board of Trade),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11.

2.Schaffer K. Fabric of City Life:The Social Agenda in Burnham’sDraft of the Plan of Chicago,in Plan of Chicago[M], New York: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1993.

3.Burnham D H,Bennett E H. Plan of Chicago[M],New York: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1993.

人与城市总第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