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识规划连接属性、重塑宁波链接地位
文/罗文静

1.jpg

本次工作范围

国际规划顾问团(U PAT) 是由国际城市与区域规划师学会(ISOCARP)组建成立,旨在协助全球城市完成空间规划的顾问团队。作为2018年的首站,宁波不仅曾经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外滩”一词的起源地,更是一个商儒并重、河海并存、中西并蓄的城市。尤其是本次工作聚焦的新马路历史地段作为宁波开埠通商的口岸,可谓是宁波现代化及城市化进程的起点,然而目前正面临身份缺失、发展失序、风貌失调、保护失真等一系列问题,需要国际规划顾问团针对其保护与开发提出前瞻性建议。然而,本次顾问团9名成员既要面对从未涉足的基地,又要共处从未合作的队友,如何在短短6天时间内,高水平、高质量、高效率完成这项极具挑战性的任务呢?

Day 0——预热,相识庆生

工作坊启动前晚,来自世界各地的顾问团成员围坐在餐桌前,其中既有来自欧洲的国际城市与区域规划师学会主席马丁·杜马丁(MartinDubbeling)先生,也有来自亚洲的BeyondBuilt Private Limited设计公司负责人努布尔·布鲁丝·坎娜(Nupur Prothi Khanna)女士;既有已近8 0的业界泰斗——德特勒夫·卡梅尔(Detlef Kammeier)教授,也有95后的新生力量——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史钟一;既有独具高校及政府双重背景的资生规划师阿里·阿饶夫教授(Prof. Ali A. Alraouf),也有长期在设计领域前线奋斗的青年规划师欧思峰( S v e n v a nOosten)。自我介绍环节还趁热未凉,又一个蛋糕端上桌来——原来正好是团队领队德特勒夫教授的7 8岁生日!从s a y h e l l o相识到s i n ghappy birthday庆生,大家虽然刚刚只记住名字和脸,但感谢这个从天而降的蛋糕似乎又将距离拉得更近些了!

2.jpg

预热庆生晚餐

Day 1——启动,理解语境

周日早上9点, 本次国际规划顾问团工作正式启动。

通过宁波市规划院长达3小时介绍,顾问团了解到宁波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及近代中国第一批对外通商口岸之一,是一个商儒并重、河海并存、中西并蓄的门户城市。随着区域竞争日趋激烈,上海、杭州等左邻右舍正在快马加鞭争相上位,宁波的历史地位好似被蒙上了层层浮灰,正面对着步伐放缓、角色缺失、转型困顿等种种质疑。而位于三江口北岸的新马路历史地段,因在20世纪初修建而成宁波市第一条水泥马路(新马路)及第一条铁路(甬曹铁路),当之无愧为宁波现代化与城市化进程的起点。不仅如此,现状留存的数十处历史建筑更标志着其作为我国石窟门建筑文化的起缘地。然而,城市化进程涡轮的飞速旋转造成了历史文保工作的碎片化推进,导致现状基地出现了空间割裂、社会隔离、景观残缺等问题。尤其是树立在基地中央的五座在建塔楼,与周边建筑风貌形成强烈反差,被杜马丁主席笑称为5只驻扎基地并阻碍联系的“大象”。听闻这五只“大象”的危害,不由让笔者暗暗担忧他们是否有小命难保的厄运了!

3.jpg

国际规划顾问团工作启动会

(会议由宁波市城市规划设计院总规划师陈蓉主持,宁波市规划局总规划师

袁朝晖、宁波市规划院长张能恭、城市设计所所长张磊分别介绍了宁波城市

总体规划、历史文化保护规划工作以及新马路历史街区相关规划情况。)

Day 2——踏勘,理清思路

如果说昨天的区域语境理解是戴着广角镜,那么今天的基地踏勘无疑是拿起了放大镜。不得不说,本次工作的基地虽面积不大,但在城市化进程中染上的“病症”倒不少——不仅传统空间支离破碎、历史水系不复存在、街巷气息消失殆尽,而且建筑修复系统无序、整体风貌凌乱残缺、区域角色严重缺失。一方面,我们看到基地现状人烟稀少,与周边区域及河岸联系甚少,现状留存历史建筑的修缮原真性尊重不足,复原性建造亦略显粗糙;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这5只在建的“大象”虽然与历史建筑风貌反差极大,且仅存的3条南北公共通道造成基地联系阻碍重重,但其建成后作为集办公、商业、公寓于一体的复合功能空间,将对周边人群具有极大的场所吸引力。

在当晚的顾问团工作会上,阿里教授提出了如何定义历史遗产的问题及伪真性(fake authenticity)的概念,认为我们应该尊重城市发展的每个片段,既不应负面抵触新入驻的“大象”,也不应一味仿造旧的“遗产”。这一观点得到顾问团所有成员的一致认可,然而,如何将“大象(elephant)”变为“大美(elegance)”,如何在守“旧”的前提下书写“新”的遗产呢?

4.jpg

基地历史街巷调研

(顾问团对新马路历史地段周边区域进行了现场调研,包括新马路、德记巷、

戴祠巷等历史街巷。)

Day 3——座谈,倾听公众

常说规划要“以人为本”,而要杜绝变相成为“本人以为”的关键则是公众座谈。座谈会上,街道社区代表提出了关于如何处理保护与开发、功能与空间及公益与盈利等三大关系的问题,可谓是一语中的!阿里教授做出了有效回应,认为我们在尊重城市历史及现状发展的基础上,一方面应注重空间和时间的双维度规划,鼓励功能与空间的渐进式互动发展,从而激发城市的有机生长,另一方面应以打造具有归属感的公共空间为终极目标,以自然产生的经济效益作为副产品。

如果说上午是倾听利益相关主体声音,下午我们则直观了解到基地未来使用人群的诉求。在宁波大学建筑工程与环境学院的大四学生对基地现状调研报告的详细汇报后,顾问团对基地发展历程、现状建筑、交通及空间风貌等建立了更全面深刻的认知基础。尤其是其中提到的基地所在区域作为“外滩(Y-TOWN)”一词的由来,让我更加深刻认识到了基地对于宁波乃至长三角开放性枢纽历史地位的重要作用。面对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片段,顾问团成员一致认为应跳出基地看宁波,借助基地的重生再次发动宁波扬帆起航的引擎。经过3天的抽丝剥茧,本以为我们的思路已基本清晰一致,万万没想到等待我们的又是另一场梦魇!

5.jpg

利益相关主体座谈会

(会上,当地居民代表、项目开发主体、入驻企业代表和街道社区代表分别

就基地现状发展情况、未来发展设想及相关诉求做了交流介绍。)

6.jpg

宁波大学交流座谈会

(1844年元旦,宁波正式开埠,指定三江交汇处为外国人通商居留地。外国

人根据地形称此地为Y-TOWN(Y型的城的意思),音译为外滩,在开埠后

作为外国人通商居留地被称为Y-TOWN,后音译为“外滩”。)

Day 4——争吵,中西碰撞

早在第一天,杜马丁主席就说到第4天是惯例中的吵架日(chaos day)。不得不说,暴风雨来临前都是风平浪静的!大家在已达成共识的工作框架基础上,组建形成宏观及微观分析两大小组。经过两个小时的高密度讨论,宏观组提出应借助基地对“Y-TOWN”进行重新演绎,重塑宁波的区域链接性历史地位;微观分析组提出“连接(Collectivity)”的城市设计理念,并从连接新与旧、连接内与外、连接绿化与水系等方面进行了分层分析。按理说,两大组工作内容无太大冲突,本不应产生较大矛盾,可由于中西方规划价值观念、工作范畴及方法的不尽相同,导致各成员对各部分内容深度理解产生了极大的分歧。接近3个多小时的持续争论,使得双方产生了无法苟同的僵持,大脑已接近瘫痪,气氛已近乎紧张,好在宁波院规划团队的及时沟通,浇灭了这场“硝烟”。

7.jpg

团队成员讨论

Day 5——制作,拼盘成菜

如果用团队成员努布尔的话来说,制作汇报成果就似烹调,从食材加工、烹饪到摆盘,或许难以确定各食材是否相互匹配,但总能通过最后的调味形成一盘佳肴。毫无疑问,食材加工是相对简单的,而第一次拼合后的味道简直食不下咽——90多页的冗长篇幅,无论是逻辑性、叙事性都远远低于预期想象。眼看着距离汇报时间接近12个小时,大家围坐在一起再次对汇报结构进行了激烈的争执讨论。深夜11点,在宁波院规划团队的鼎力相助下,我们结合受众口味对菜肴进行了中式改良,对规划定位Y-TOWN进行了“甬江( Y o n g ) 、活力( Y o u t h ) 及人本(Your)”的重新演绎——为重唤甬江精神,发挥基地位于三江交汇处的枢纽联系作用,以水为神构建公共空间网络,利用水上交通、雨水广场强化基地与甬江的联系;为重塑地区活力,发挥基地建设宁波第一条混凝土路的开拓精神,规划扩展衍生5只“大象”的公共通道,打造为宁波市第一个超级友好步行街区;为重构人本魅力,充分发扬基地作为石窟门起源地的本土精神,新建建筑需对石窟门建筑风格进行现代演绎,并以小地块渐进式开发模式形成有机生长的运营机制等。经过12稿的不断调味,直到凌晨两点才得以最终敲定汇报文件,烹制出一盘大家皆满意的菜肴。

10.jpg

8.jpg

团队成员与宁波院团队讨论

9.jpg

超级友好步行街区理念分析图

Day 6——汇报,头盘试味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尽管大家都没睡几个小时,但是仍然精神抖擞地早早来到了会议室。不得不说,我们的心情是忐忑的,忐忑这份菜肴是否填饱受众的胃口、是否符合受众的口味。长达一个小时的汇报后,我们欣喜地看到了观众脸上的满足,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松开。我们庆幸地感受到了观众眼中的兴奋,心中的疑虑也终于消散。这盘用于试味的头盘终于起到了开眼界、拓思路的作用。或许它并不能产生“填饱肚子”的立竿见影,但绝对能全方位刺激本土规划团队“舌尖上的味蕾”。与以往的国际规划顾问团UPAT相比,这届团队成员无疑是队伍最为庞大的,尤其是三位中国青年规划师的加入让“更为前瞻性”的西式菜肴得以进行“更为落地性”中式改良,所谓的世界各地国际经验结合国内先进城市本土实践说的也就是这个理儿!而与笔者曾经参加的青年规划师工作坊YPP相比,这场“快题式”咨询完全集合了老、中、青规划师的优势,既有资深的业界经验做基础,又不乏年轻的大胆尝试激创新,也可算得上是老派与新派菜系的完美结合了!而如果你要问最后的大餐在哪,只有等到十月份ISOCARP挪威年会上出版专题报告才能奉上了!


从工作坊走出来,心情非常复杂。

些许遗憾,遗憾地是短短6天时间,我们看到、听到、想到的都是现实的某个片段,汇报的也只是工作坊全过程的一个截面,难以展现其中的点点闪光;

些许不舍,不舍地是朝昔相处的8个成员,我们探讨、交流、争执工作中的种种观点,却凝聚成了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情谊,难以忘怀其中的阵阵笑声;

而更多的则是满足,满足的是笔者对城市与规划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独具历史地位的宁波,在区域发展中迷失方向,转型困顿,这是中国城市发展的共性问题;独具历史价值的新马路地区,在城市化高速进程的车轮中,卷入漩涡,强行贴上的现代标签与历史积淀相互违背,产生了一系列空间割裂、社会隔离、风貌拼贴问题,这也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历史地段的典型缩影。如何发挥新马路历史地段优势,助力宁波在全球版图重建的格局中重塑链接地位呢?“连接”——不得不说,这是中西方规划思想最容易达成共识的高频理念,连接未来与历史,连接人与场所,连接实体与虚体。无论是协调、统筹与分配,规划由始至终就自带“连接”属性。而“连接”的本质在于从对立面中寻找共同的核心价值观。从对立面的物质接触,到交互信息后的或激烈、或冲突、或温和的化学反应,到最后成为一个完整整体!唯有这一连串动作完成,才能叫连接,而其中最重要的不是不尽相同的面面相觑,却是求同存异的共生发展。

正如现状五栋“大象”与历史虽格格不入,但不必苛求雷同,连接的本质在于打造更具有归属感的公共空间。

正如团队中中西方规划价值观虽不尽相同,亦不必在意争吵,连接的本质在于共同创造城市有机生长的环境。

正如互补色系中的红色与绿色虽看似对立,更无需关注冲突,连接的本质在于制造共同对话平台的友好场所。

人与城市总第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