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中国贸易制裁底气何在
文 /胡晓玲

中国以世界工厂自居的日子在今年特朗普发起的对华贸易制裁中遇到挑战。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了解近十年间自美国次贷危机后,他们到底采取了哪些措施,为何美国两大工业制造城市之一的芝加哥要坚持对制造业和现代化复兴,有助于我们弄清特朗普的底气何在。

芝加哥《伊曼纽尔市长工业走廊现代化计划》

芝加哥是美国中西部老牌工业城市,全美第二大工业城市。1950年代后芝加哥面临着钢铁等重工业衰败、工业区凋零的困境。为适应快速变化的经济需求,并维持芝加哥作为世界最有竞争力的制造业中心城市的历史地位,2016年芝加哥规划发展局联合官员、商家、产权人、地方规划机构以及其他利益相关方正式启动了《伊曼纽尔市长工业走廊现代化计划》(Mayor Emanuel’sIndustrial Corridor Modernization Initiative,以下简称“IC计划”),其中包含自2012年起发布的一系列政策措施。芝加哥现有27个工业走廊,是1992年以来沿交通轴线划定的面积在70-3500英亩不等的连绵地理区域,以制造业为主,含物流仓储、重大市政基础设施。一直以来新扩展的制造业、批发和分销公司也集聚到这个工业走廊系统,是芝加哥的经济骨架。

“IC计划”是在对芝加哥工业可持续发展研判、对工业走廊赖以存在的河道设施调查、对工业走廊(IC)和规划制造业区( Planned Manufacturing District,PMD)的评估、制造业孵化器可行性研究的基础上,对27个工业走廊现代化的发展规划。

日不落的老牌工业帝国和工业之都

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及两次世界大战奠定了美国工业帝国基础,芝加哥是工业之都的典型代表,也是美国难得的常青树。

在美国独立前后,美国工业发展一直跟跑英国,其轰轰烈烈的工业革命始于19世纪中后期的电力、铁路发展和电报电话等通讯工具的发明和大规模生产,1900s前后特别是1920-1930s汽车的规模化生产使美国工业革命进入福特时代,奠定了重型工业和消费工业基础;两次世界大战给美国提供了军工以及机械、电子工业发展的机会,洛杉矶、迈阿密、休斯顿以及底特律、芝加哥等老牌工业之都成为大型军工发展的工业城市;二战以后美国高新科技产业集聚区如加州硅谷、波士顿128公路、北卡罗来拉三角科技园区等加速了新兴科技的创新发展,成为引领世界科技的先锋;1990s前后随着新经济和全球化的发展,传统制造业向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转移,但美国制造业产出量仍占全球19%。

芝加哥以贸易起家,并由此带动农产品加工、货物加工、农机具加工业的发展。19世纪中叶成为全美铁路枢纽。1860s钢铁工业及相关联的重型机械工业在芝加哥南部卡卢米湖周边地区崛起。1893年芝加哥世界博览会是其工业发展成就的集中展示。1930-1950s仍是芝加哥工业大发展的时代,伴随1950s后的郊区化及新城、公司镇的出现,电子等新兴科技产业向都市区发展,1848-1968年的工业化时代是芝加哥市和大芝加哥地区发展的黄金时代。芝加哥是一个为商业、贸易、工业而生的城市,先后修建伊利诺伊-密歇根运河、芝加哥卫生运河,将密西西比河与芝加哥地区水系及密歇根湖连接起来,同时修筑联系芝加哥和周边地区放射状的铁路、公路系统以及芝加哥市区地下、地上铁路和轨道交通系统,为便于货物运输、方便生产、节省成本,芝加哥工业沿水道、铁路、公路等交通走廊布局,为避免货物交通对中心区的干扰,在城市外围布局货物中转站以及机场、铁路终端等多式联运中心,又以多式联运中心为基础布局工业集聚轴带。一百多年下来,芝加哥百年企业无数,为制造业和贸易而修建的交通基础设施骨架网络也成为芝加哥城市形态和生态格局基础,芝加哥是美国第二大工业城市,金融中心、文化中心、科教中心、旅游目的地。

芝加哥工业的坚守与复兴

二战以后全球产业结构由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换,美国制造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以及全美产业空间由锈带向阳光带转移, 芝加哥也深陷其中,但特别的是它对工业的坚守和对创新的不断追求。

一是持续投入支持工业走廊的建设,为下一代工业发展留足空间。

芝加哥一直坚持沿铁路、水路、公路等交通走廊集中发展工业的工业走廊布局原则,并坚持对工业片区的整体保护和控制,而非独立工业地块的控制,以保持工业区的环境氛围和设施完善。最早的工业集聚区可追溯至1865年的联合屠宰中心;1909年芝加哥规划在已有工业集聚区基础上沿交通轴线划定15个工业增长区域;自1940年代以来也一直坚持同一原则集中发展工业,1946年规划工业和铁路用地占城市用地比例增加到19.6%;1950年代开始对历史工业用地予以保护;1966年规划在已有11平方英里基础上增加7平方英里工业用地;1988年市议会对具有基础骨架作用的重工业用地和区域划定3个规划制造业区,保护工业用途,禁止其他不相容用途如房地产开发;1992年划定工业走廊,严格限制工业或制造业活动,任何用地变更需经过规划委员会和市议会审查。2013年共有26个工业走廊,拥有全市66%的区划制造业用地,剩余的34%的区划制造业用地很多集中在与工业走廊共享铁路线的区域。2016年修订区划界限全市工业走廊达到27个。

按照美国将历史和文化保护作为社区生活鲜活组成部分的原则,芝加哥珍视曾经的工业帝国的辉煌历史,在持续利用中延续老工业城市的风貌特色。如2013年的《芝加哥可持续发展的工业——制造业发展商业计划》提出制造业复兴的基础在于:最大化发挥芝加哥区位优势,包括强化工业走廊,为下一代工业发展留足空间;强化工业区划;管理和修复旧工业房地产,提供新制造业发展空间;投资当地物流设施,优化铁路、空运、港口,保护便于运输的多式联运物流设施并纳入工业走廊;最大化发挥市政基础设施作用。

为适应现代化的需求,对工业走廊也适时做一些规划调整,如《芝加哥河北支战略规划》提出以下现代化措施:建立多种交通方式,改善与其他地区的便捷联系和区域交通的通达性;开通沿河自然开敞空间,引导休闲活动;打造经济引擎和有活力的就业中心;对区划进行适当调整,严格划定工业保护区和生态严控用地,保留基础设施用地,调出不兼容的功能,建立与周边生活区、居住区的缓冲隔离带,增加近中心商务区的商务功能和空间;增强非保护区的社区营造,如复合建设单身公寓和服务设施。

二是采取稳定传统制造业、鼓励先进制造业、积极推动创新产业发展的综合措施,填补逐渐空心化的制造业空间。

根据美国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的定义,先进制造业包括依赖于对信息、自动化、计算机、软件、感应和网络的应用和协调,由物理和生物科学支撑的新型材料和技术,如纳米技术、化学、生物,还包括运用新方法制造传统产品以及运用先进技术生产新产品。“IC计划”通过访谈发现,大多数运用先进制造技术的公司是传统制造商努力调整经营以保持竞争力的结果。在工业走廊系统内企业可以更替和迁移,企业家们一直不断在这个区域培育他们的企业,发展他们的技能,铁路公司和政府也不断地投入,制定政策和措施支持工业走廊的发展。据统计,芝加哥制造业虽然在过去十年有大量流失,但仍是门类多样化的全美主要制造业中心之一。重点集中在11个制造业门类,中高技术产业比重较高。芝加哥2010年工业产出结构中在全美排名第一的是机器制造、食品工业、装配金属制造、金属初级加工、塑料和橡胶制品制造、电气设备、器具和组件制造、造纸;第二类是印刷及相关支持活动、非金属采矿产品制造;第三类是其他制造业。2012年后芝加哥加大了以科技促制造业复兴力度,组织大学、实验室、政府、金融、教育以及企业等形成良好制造业发展生态系统即制造业共同体, 在工业走廊内利用边缘的工业空间建创新孵化空间, 即锚店, 这些锚店无法区分它是制造业、信息产业、办公、创新产业、技术研究所或大学机构,但其研究成果能为芝加哥工业走廊或州或全美使用。信息技术、生物科技、制造业、文化产业、服务业等多样化的产业和服务并举,芝加哥城市和经济的活力与稳定性在全美老工业城市中非常突出,并位列全球和全美创新都市前列。

三是完善制造业复兴的制度、人才及产业空间组织保障。

发挥制造业发展合作组织作用, 创建由政府、企业、代表中小企业的制造业支持协会、劳动者组织和教育机构组成的制造业共同体,形成制造业复兴的社会合力。包括加强制造业就业、薪酬宣传,吸引人才在制造业就业,加强制造业人才培训计划;工业集聚区引进工业园区的管理模式,配备园区公共服务设施;尤其是鼓励发展中小企业, 简化和公开透明企业办事许可和流程。

芝加哥精神是制造业持续发展复兴的基石

芝加哥制造业持续发展来源于包括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等商业机构、组织及无数企业所承载的芝加哥精神、各级政府支持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期货交易所展现的芝加哥精神一方面让芝加哥在贸易、工业、金融、文化领域无不做到极致,同时企业家精神的坚毅和持续创新的特质让芝加哥在发展过程中不断修正路线,利用危机或者机会调整城市发展战略,对企业发展和制造业发展不言放弃。推崇经济自由主义的芝加哥经济学派尤其是弗里德曼的货币理论、施蒂格勒的信息理论、科斯的产权理论、卢卡斯的理性预期理论、舒尔茨和贝克尔的人力资本理论与芝加哥地区对农业、食品工业的重视,注重人力资源培育的教育理念等密切相关,是芝加哥产业转型、持续发展的航标灯。

《1909芝加哥规划》由商业俱乐部主持完成, 其中对规划有重大贡献的32个成员都是新教徒,且大多是重工业、大型批发业或银行业、金融业巨头,这是1909芝加哥规划理性的基础。一方面在人口、用地规模以及工业发展、财富积累已经达到全美第二大都市时,需要一个达成共识、延续辉煌的共同纲领;另一方面,随着规模的急剧扩大,城市面临着无序带来的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公共设施及公共空间不足的问题,需要规划统筹塑造有序城市有机体。为维持经济繁荣,规划进一步在交通走廊区域划定工业发展区,突出强化中心区对芝加哥大都市区的金融商贸职能,梳理交通系统, 重在对进出货物的组织, 包括货物组织环路、区域货运中心、地下铁路系统、两个港口、城市水运通道及放射性的交通走廊一体化规划布局。

美国是一个自由经济国家,但以新教为核心理念和价值基础,崇尚社会契约,政府在社会经济发展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制造业复兴过程中,从联邦、州到地方各级政府出台系列区划、税收、复兴资助计划,创立制造业共同体等政策措施,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发展先进制造业、鼓励城市创新。

思考

两百多年来以芝加哥为典型的美国通过工业化快速崛起成为世界最富裕的国家,并由工业大国成为创新大国、文化大国,不仅形成并固化了新自由主义、重社会契约的企业家精神、持续创新的体制机制,留下大量工业化时代的大工业和基础设施遗产,而且珍视历史,持续利用这些工业遗产,并随时代变化适时调整创新,这些就是它的底气所在。

美国的贸易制裁看似晴天霹雳,但冷静理性来看,中国经过40年多年高速发展, 人口、资源优势渐渐不再,近代以来中国在艰难中建立起的装备制造业以及城市中相应的铁路、水路、基础设施和配套的科研院所及其相互依存、相互关联的关系,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和企业转型升级的缓慢、企业对外界冲击的猝不及防中迅速瓦解。曾经的工业城市在巨大的房地产泡沫、金融泡沫退尽后,也许此时正给了我们一个警醒,注重创新培育,注重产业网络、社会网络、商业网络的重构,加快体制机制革新,保持城市的繁荣、活力和生命力以期展望百年、千年。


参考文献:

1.Burnham D H,Bennett E H. Plan of Chicago[M],NewYork: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1993.

2. David L. Callies et al. Cases and Materials on Land Use(Fifth Edition), St. Paul: West/Thomson,2008

3. [美]卡尔·史密斯著、王红扬译,《芝加哥规划》与美国城市的再造,南京:译林出版社,2017

4.胡晓玲,企业、城市与区域的演化与机制,南京:东南大学出版,2009

5. City of Chicago, Manufacturing Incubator Feasibility, 2014

6. Chicago Department of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 TheGeography of Production: Chicago and its IndustrialCorridor System

7. Chicago Department of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Industrial Usage of Chicago Area Waterway System: Bargestudy, 2015

8. Chicago Department of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North Branch Framework,2017

9. Chicago Department of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Trends in Transitioning Industrial Districts in U.S. Cities, 2017

10. Chicago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EconomicDevelopment. Chicago Sustainable Industries: A BusinessPlan for Manufacturing, 2013

11. Chicago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EconomicDevelopment. Planned Manufacturing DistrictModernization Report(Draft), 2013

12.张庭伟,为多元化的城市经济创建高质量的城市空间——芝加哥城市发展的一些做法,《城市规划汇刊》,2002(6)

13.胡晓玲,一个机构缔造了一座城市——简析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与芝加哥城市的关联,《人与城市》,2018(3)

注明:图片均来源于《伊曼纽尔市长工业走廊现代化计划》的相关资料。

人与城市总第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