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曲——那些被粤语歌记录下的香港城市产业发展变迁


韦玮
武汉市规划研究院高级规划师

香港,地处中国华南,北接深圳。由香港岛、九龙半岛、新界组成,据政府官网2017年底统计数据,香港土地总面积1111平方公里,总人口约740.98万人。“高密度”“全球金融中心”“摩天大楼”“寸土寸金”“购物天堂”——这些高频出现的标签描摹出一座我们越来越熟悉的城市。

香港的小渔村历史和百年来飞速发展至跻身世界舞台的经历一直持续吸引着世界的注意。在港剧、港乐中浸染过童年的我们这帮70、80后们,更是对这座城市莫名亲近。题记中的《时代曲》是由当年初涉词坛的黄伟文写给同是新人的陈奕迅,首发于1996年底——香港回归之前。歌词借新秀的崛起含蓄却又露骨地道出了大多数港人在即将回归时的真实心态。香港就是如此,制度和文化的自由带动着城市发展、产业转型和经济腾飞,同时也在为粤语歌曲提供创作灵感和发声土壤。于是,带着对香港对港乐的喜爱,我试图找寻这二者的关联,尝试用那些粤语歌划分出香港城市和产业的发展变迁,也算是一大乐事。

好想唱一阙歌,见证日子怎过
哪个时势能没有歌
——陈奕迅《时代曲》 

1841-1904年,城市用地扩张与定型

香港岛1841年被割让时,总面积不足80平方公里,又因地形多为山岭丘陵,可建设用地面积并不大。自殖民之初,英国便向香港这个看起来并无优势的“不毛之地”派出了诸多卓越的城市规划专家进行城市规划与管理工作。因此香港的城市规划理念和建设制度充满了欧洲城市的缩影。

最初的港岛沿着维多利亚湾海岸线在山脚下的狭小空间里展开。据维多利亚城最早的城市规划图——璞鼎查地图显示,顺势海岸线、横贯东西沿海城区的皇后大道撑起了香港岛初期的城市骨架,正是这条由等高线决定的“最小阻力线”,及其两旁沿着斜坡向南垂直水面的阶梯型街道,构筑起了城市最初的基本形态:皇后大道以北的沿海地段是商业贸易区,皇后大道以南的山坡是商业住宅区。1886年,“西环”填海计划完成,“四环九约”格局确立。经过1861年(九龙半岛)和1898年(新界)的两次扩张后,直至1904年,香港完成了全港地籍测量,城市版图初步定型。

“四环九约”图    来源:网络

同时,临山滨海的海岸港口产业形态也早在开埠之初萌芽:岛上自1845年开始设立第一家银行,1880年第一个跨海独轮(天星小轮)开始往返两岸服务。伴随着世界体系下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到来,九龙半岛也为了给日益发展的港岛提供用地,开始道路建设和海上围垦工程,在海湾处兴建码头、造船等需要占据较大空间的产业。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罗大佑《皇后大道东》

这一时期,虽然港乐60年的短暂历史还无法企及,但却可以从这首传唱度颇高的经典作品中一窥百年前的城市模样。皇后大道(Queen’s Road)作为开埠后填海兴建的第一条大马路,和历史最为悠久的殖民意向符号,当仁不让可以称之为这一时期的城市形态代表,却是在这绕口令般的歌词中被外乡人熟知,同时也因其隐喻而辛辣的政治语义焕发出独特的文化价值。

1904-1945年,自由贸易商港发展期

殖民初期,英国政府采纳了急于利用香港区位优势牟利的英商建议,将香港定位为:东亚、华南的货物集散地、自由贸易港城和仅次于伦敦和利物浦的远东大商港。因为前期的版图扩张,“自由贸易商港”的定位直至20世纪初才得以正式发展。这一时期的港英政府着力拓展土地,进行大量市政基础设施建设:1911年九广铁路的通车,九龙半岛迎来快速发展时期;规划兴建港岛环岛公路等道路网,主要市政路网基本形成;20世纪二三十年代九龙湾填海建“启德滨”,后被港府收回兴建机场,开启了国际航运时代。整个城市空间布局围绕一港两城展开,形成了以两大商港并重的城市格局。


    

香港填海历程与发展   来源:香港地改总署

二战前的香港,转口贸易迅速发展,其他产业也是围绕着对外贸易展开。其主要产业园区(如1928年填海形成的大角咀)内以船坞、煤油库及五金工场等转口港配套为主,红磡成为船坞和仓库区。 

——“离家数百米之外,一个叫启德的天堂,飞机升降,载着我每个盼望” 林一峰《红河村》

《红河村》取材于加拿大民歌《Red River Valley》,后以港人惯用的以细节见证时代的叙事手法重新填词,启德机场的符号也让人遥想起那段九龙飞速发展的商贸年代。机场就在离家数百米外,说的应是九龙寨城——占地6英亩的宋朝古城,三不管的飞地。在日据时期扩建机场明渠时被拆毁城墙,后于1993年被彻底拆除。九龙寨城这一独特的城市空间,在林一峰另一首歌曲中也有描述,下文再表。

1945-1978年,转口贸易向工业制造业转型期

经历了二战及日据时期的萧条,香港因难民潮再次人口暴增,1947年人口已达180万,是战前的三倍。1959-1962年三年大饥荒期间,难民数再次达到高潮。1950-1970年的20年间,约有125万人逃港。面对战后修复和人口暴增带来的居住和基础设施扩容需求, 1948年,曾经编制“大伦敦规划”的英国规划专家艾伯克隆比(Patrick Abercrombie)受邀为香港制定长远发展建议大纲,并提出新市镇发展模式。自20世纪五六十年代起,政府为发展工业及新市镇计划,先后于柴湾、启德机场、观塘工业区、红磡湾及屯门青山湾等地进行填海,1971年提出的“十年建屋计划”,进一步推动了新市镇发展。形成以维港为中心,两岸东西绵延17公里带型走向的典型山地城市格局,城市空间逐步向海面和外围山地拓展,呈现高密度发展的态势。

九龙寨城被拆除前,一支日本考察队测绘出的剖面图,细致反映了这一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地的真实景象

这一时期香港进行了第一次产业结构调整。原因有二:一是国内战争时期,大量内地企业家和技术工人移居香港,开设第一批现代化纱厂、纺织厂,提供了香港迈入工业化所需的原始积累;二是朝鲜战争时期,联合国的对华贸易禁运,促使香港迅速由转口贸易过渡到以外销为主的轻加工工业。20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的观塘、荃湾、柴湾、沙田、屯门等第一代新市镇计划,和大埔、元朗等偏远地区的工业邨,提供了更多产业和住房发展用地。香港以纺织、服装产业为先导,建立了出口导向的制造业支柱产业体系,逐步发展成为工商业城市。

——“由荃湾直入柴湾终站,我训到忘记何站”陈奕迅《当荃湾爱上柴湾》

作为《贝多芬与我》的demo,这首歌其实并未曾真正发行,但却因歌词有趣得到陈奕迅的现场演唱。 “柴湾”和“荃湾”,两个新市镇的代表,意指男女主人公,分别住在港铁港岛线的尾站和荃湾线的首站——“你东面我西边”,车程52分钟。在香港这一弹丸之地,新市镇的计划已遍地开花。

——“黑与白与印巴籍,降落起飞满了冲劲,通过寨城讲经验……巴士多到有些乱,宋王台古迹位置不远……富豪酒店有好光景” my little airport《浪漫九龙城》

这首林一峰写给乐团my little airport的《浪漫九龙城》,提到了这一时期九龙寨城的繁盛和关于启德机场的记忆。港片中20世纪七八十年代高密度的九龙塘居住区屋顶,常常可见晾衣杆、玩耍的孩子,和刚刚从启德机场起飞的飞机,仿佛伸手便可打落。

1978-1997年,工业多元化,发展服务业经济时期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香港经济地位进一步提高,并逐步与深圳发展成为相互依存的有机体。香港内部的城市发展也由港九都市区向与内陆连接的新界扩展,城市结构形态也发展成为多中心、组团式的布局结构,经济的腾飞和用地的紧张使香港迅速形成高度集约化发展的城市空间结构。

在这一时期,香港进行了第二次产业结构调整,开始推行工业多元化和经济多元化政策。传统制造部门先后将其70%~90%的劳动密集型生产转移到成本更为低廉的珠三角地区,制造业人口大幅下降。其产业就业比重从1981年的41%到达顶峰,后逐年下降至1996年18.9%。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大量海外资本开始对华投资,与资本市场有直接关系的金融保险、地产及服务业,在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加速发展。到九十年代中后期,服务业在香港GDP中的比重已经超过80%,香港在全球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的地位逐步确立。

——“以前有好多工厂,而家有好多银行,就算点变都喺属于我唎呢一个香港”陈冠希《香港地》

——“昨日启德已变冷清,寨城消失,记忆给铲平,各路牙医不再显本领,对着公园叹息” my little airport《浪漫九龙城》

0世纪八十年代正值港乐的全盛时期,粤语歌曲的魅力也正慢慢向内地和台湾渗透。这一时期香港正在历经第二次产业结构调整,城市变化的细枝末节也被敏锐地记录在了后人的歌中。同样一首《浪漫九龙城》,歌曲结尾寨城拆除,启德机场也于1998年关闭。拥挤、混乱、不见天日却颇有浪漫传奇色彩的九龙意向难逃被铲平的命运,原址改建成了“九龙城寨公园”,为城市发展让路。九龙城终结“浪漫”。

1997年至今,市区重建,发展创新和知识经济迈向世界城市

回归后的香港,一方面,继续作为内地联系国际市场的桥梁和窗口;另一方面,以内地腹地为依托,获取了更多发展机遇和动力。2000年以来多条铁路开通,商业用地、住宅用地、公园(如迪士尼)等用地增加,制造业持续减少,工业北移,部分置换为商业或住宅用地。高科技工业区临近大学兴建,香港科技大学(1991)、香港城市大学(1994)创办,以促进科技、商业和人文社会科学创新,从而带动香港转型为创意城市、知识型社会提供核心竞争力。

这一阶段,香港开始了第三次产业结构调整。服务业中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向技术密集型转移,形成金融、贸易及物流、专业及其它工商业支持服务业与旅游业——四大支柱产业,和以文创及教育产业为代表的“六大优势产业”格局。信息产业成为本次产业转型亮点。以李泽楷的盈科数码动力为代表的信息技术产业的蓬勃发展,带动了新世界、新鸿基等大地产商的转型,从而推动了香港高科技和信息技术产业发展。

2001年成立香港科技园公司(HKSTP),取代了之前的香港工业邨等公司,目前共有617公司进驻,涵盖生物医疗、绿色科技、电子、先进物料及精密工程、资讯及通讯科技等五大科技群组,推动再工业化,带动多元经济发展。

2001年,香港市区重建局成立,前身为同样负责市区重建的土地发展公司。同年起大力推进各项市区重建计划,并针对旧区制定了4R原则:重建发展(Redevelopment)、楼宇修复(Rehabilitation)、旧区活化(Revitalisation)、文物保育(Reservation)。

自2008年开始,香港开始推行“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石硖尾寮屋大火后留存的工厂大厦的香港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香港美荷楼青年宿舍(至今唯一保留的第一批公屋)、香港大澳文物酒店(即旧大澳警署)等都是改造成功的案例。

——“就似这一区曾经称得上美满甲天下,但霎眼全街的单位快要住满乌鸦”谢安琪《喜帖街》

这首歌的主角喜帖街即利东街(Lee Tung Street),位于港岛湾仔区。早在20世纪五十年代起因聚集了很多为英国水兵制衣的裁缝而被称为“裁缝街”,后逐渐形成印刷一条街,尤以喜帖的设计印刷出名,后慢慢成了世界知名的喜帖街(囍帖街)。利东街作为港岛老街的代表,经历了印刷行业随社会转变而求存的岁月,见证了香港本土经济的发展转变。市区重建局在2005年将其业权收回,至2008年印刷店悉数清拆。在此次市区重建计划中,作为志愿性社区居民组织的“H15关注组”起到了关键作用,他们提交的重建方案成为香港首个由居民设计的自下而上的规划方案。方案着重保留旧区原貌,昔日喜帖街的印帖商户日后可再入标,重返喜帖街经营。

2017年底香港现状土地用途分类   来源:香港规划署


写在最后:

港人喜欢将这座城市写入歌词,《狮子山下》《下一站天后》《芬梨道上》《弥敦道》《太平山下》《中环》《天水、围城》《东涌日和》……喜欢港乐的人可以张嘴说出十来首。粤语这语系有着天生的华丽和隐晦气质,犹如这座城,中西文化的交融和百年的浮沉繁华造就了它独特的城市气质,成为不可复制的“东方之珠”。

罗大佑在《皇后大道东》收录的专辑封面上,写过这么一段话:“一百五十多年来,香港就在被遗弃中成长,在东方与西方的夹缝中妥协求生存。她的历史就是一段梦的轨迹。奇怪的是,任何来到这里的人,都也像逐渐走进了她的梦境般,跟着她成长;而且奇迹似的找到了他们的梦,而且不想离开。因为他们知道,所有的不可能的困顿,都终于被化解,而且梦幻似的继续向前行。”


参考文献:

1、[澳] Barrie Shelto、Justyna Karakiewicz、Thomas Kvan著,胡大平、吴静译.香港造城记:从垂直之城到立体之城,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3
2、邹涵.香港近代城市规划与建设的历史研究(1841-1997),武汉理工大学,2011
3、李思名.全球化、经济转型和香港城市形态的转化, 地理学报. 1997
4、夏循祥.人与建筑的共活:旧城改造的另一种可能——香港利东街的经验与启示
人与城市总第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