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世界级商街, 全球化中如何保有本我
文 / 晓宇

人与城市201901-0226-4.jpg

全球城市  地方商街

[美]莎伦·佐金 

[美]菲利普·卡辛尼兹 

[美]陈向明   主编

张伊娜 杨紫蔷 译

同济大学出版社   出版

地方商街是最古老的城市空间,是经济交流和社会交往的场所。在全球性“流动”的背景下,编者别具蹊径地将宏大的全球化叙事和小小的地方商街联系起来,通过对这个看似平凡、微不足道的消费空间进行近距离观察和独特的比较研究,鲜活地勾勒出地方商街在全球化进程中跌宕起伏的命运,并从中反观全球城市的巨大变化。

书中融合了全球6个城市研究团队的研究成果,他们分别调研北美洲的纽约、多伦多,欧洲的阿姆斯特丹、柏林,以及亚洲的东京和上海,从纽约到上海,从布鲁克林到田子坊,探访6座全球城市的12条原生街道,聆听店主、业主、消费者的故事及想法,最终将城市空间中最突出的地方性与全球趋势建构出关联。

地方商街形成于社会中的主导运动,这些主导运动包括人群的流动、物质的流动和文化的交流。同时地方商业街也是这些主导运动发生的地点,因此,都市变化会反应在地方商业街上,而地方商业街也会催生改变都市环境,它是都市变化的促进剂,这些改变往往反映在空间、叙事和日常生活上。

在这12条国际化商街中,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几个类似因素的影响,其一是商业士绅化,给当地的商业街带来的既有新变化,也有新问题。它提升了整条商业街的形象,也促进了周围社区的品牌宣传,从而有利于家庭业主、房东和城市税收的发展。但是,终究高额的房租还是会驱逐小型的廉价店。所以,寻求新旧商店、不同规模企业之间的平衡才是出路。

另外一个因素则是人群多样性。在我们的惯常思维中,具有异国特色的消费空间集聚,意味着整个城市的包容与活力,对种族多元化已导致欧洲人口并非城市主流的阿姆斯特丹而言,消费空间的民族同质性被高度重视,具有强烈民族特性的人与消费空间的集聚,竟然被视为对社会整体性的威胁和社会分裂的标志。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或许真正的丰富和平等,在于没有一个族群明显占据主要地位,地理上的社区也由有着不同国籍、不同社会背景、不同法律地位的人组成。在超级多样化的城市里,形形色色的人每天都会出现在当地商业街,他们创造的公共空间可以发挥他们的特点。

面对全球性的浪潮,商业街道本土性受到冲击亦是不容忽视的因素,而且存在着人群和文化上的双重任务。书中描绘了日本东京的例子,麻布十番街道以高端时尚和美食闻名;位于东京西郊的下北泽,以时尚音乐酒吧、小剧院和复古服饰精品店出名,它们都维持着独特的“日本风味”,是一种对西式商业类型和日本传统文化的巧妙融合,街道中每一个店主都在不断调整,在传统和创新中重新发现日本性。在这里,本土居民——日本人而非移民,以其自身的特性主导着全球化语境中的地方消费空间。

在编者看来,地方商街在全球化过程中面临的困难是很多的,然而其中也不乏机遇。全球城市离不开地方商街,地方商街为全球城市从很基层的层面上带来了累积的活力和推动力,使全球城市有更多元的展现,使地方居民的生活方便、丰富,同时向社会底层提供了向上流动、发展提高的空间。


人与城市总第5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