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输革命带来的时空重构
文 / 晓宇

2.jpg

铁道之旅:

19世纪空间与时间的工业化

[德]沃尔夫冈·希弗尔布施 著

金毅 译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 

“窗外的景色以如歌行板的节奏,一一过来又一一过去,这景色总是连绵不断,没有尽头。我们刚刚获得新的景色,紧接着就是失去,而失去之后,更新的获得来了……”王安忆在《乘火车去旅行》里如是说。

陌生的旅人,流动的景色,漫长的时间,这是作家眼中的火车旅行,像一场浪漫的流浪。但随着大家日益习惯高铁、动车、“飞的”的交通速度,传统火车已经是复古而怀旧的物件了。不过在200年前,铁道和蒸汽式火车可谓横空出世,与此同时,第一次工业革命带来了引人瞩目的社会变革,包括煤炭能源、电灯电话、打字机等我们耳熟能详的事物都才刚出现,当时的火车不仅意味着人们交通出行和生产方式的改变,更是空间与时间的工业化象征。

在前工业化时代的生产生活中,能量的主要来源是木材、水力和风力。18世纪蒸汽机技术的进步,终于将工业动力从自然中解放出来,成功将之机械化,直到铁路在工业革命的故乡英国落地生根。本书以研究历史、文化的思维方式为基底,对19世纪铁道进行一次社会化影响的发散思考。从蒸汽火车的“震动”引发对机车长易产生疲劳的职业病及车内装潢发展由来的展开;由火车事故对幸存乘客心理疾病的讨论延展至对军队士兵“战争性休克”的解读;甚至从铁道对传统时间——空间关系的毁坏与显示的消融引申出对火车站边大型百货商场出现原因的讨论。作者自铁道出发,环环相扣,解读了铁道的出现及其旅行方式的普及究竟给19世纪的人们带来了的多种变化,景观、城市、建筑、精神感知等如何与铁道之间产生的新联系,透过全书的梳理,探索了人类工业意识的起源。

书中还比较了早期欧洲铁路和美国铁路的发源,探讨以铁道为代表的19世纪有欧美两地极大的观念差异。比如铁道在欧洲是用来连接已经发展成熟的不同地区的,而在美国,还有广袤的腹地等着人们用各种方式去开拓;对于欧洲来说,铁道是升级换代,一开始是对旧的马车运输的补充,后来虽然成了主流的运输方式,需要适应的过程,而美国是把铁路看成是崭新的开疆拓土的工具,相对简单的从无到有的过程;美国的火车车厢修得跟蒸汽轮船的船舱一样,大而宽敞,并且所有座位都朝向同一个方向,而欧洲因为一直是坐马车,习惯于马车的车厢,里面的座位是面对面的,空间相对狭小局促。这些差距也让欧美两地社会结构和空间发展的模式都有所区别。

铁路对于人类社会的直接影响,作者认为是加快了人类移动的速度,但是这种影响却同时在空间、时间和生活方式三个方面对人类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速度加快意味着空间在精神意义上缩小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就被拉近了,而人与人之间距离的缩短,在物质上的结果是近代大都市的兴起,在精神上则导致时间的标准化和统一化。我们现在使用的格林尼治时间和时区的划分,就是从铁路时间上发展而来的。

铁路在改变了时间和空间的同时,还改变了人类彼此认识的方式。旅行时间的缩短,导致过去那种全面的观察和渐进式的体验不复存在。旅行本身从全面观察和体验一个地区的风俗景色,变成一种猎奇、甚至体验固定节目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作者看到了技术的进步将最终把人类带向了新的方向,那就是不可避免地导致人们对社会认识的符号化,“交通就是商品流通的具体体现,世界变成了一个包含乡村与城市的巨型百货商店”。


人与城市总第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