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离儿童友好型城市还有多远?——武汉市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研究报告
文/徐晶

F.jpg

缘起

儿童,作为城市的新参者,在城市生活里占据了重要的地位,而由于其成长变化较快,需求变化复杂,且多依附于成人,儿童的需求常常为成人主导的世界所忽视。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城市之美好,乃是让所有人都能有真实的获得感。根据联合国相关数据表明,在未来的30年,全世界范围内城市人口将进一步膨胀,其中24岁以下的城市人口占比将超过50%。

2017年起,我们组建了童享城市研究小组,我们认为,以人为本的城市应关注人,而关注的不仅仅是成年人,还有儿童,孩子不应是大人的附属品,应予以公平对待。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研究小组从儿童的角度出发,通过发布会、问卷调研、志愿者实地调研、公开课、访谈等多种方式,传播理念,深入调研,到儿童中去,蹲下看我们的城市——武汉,离儿童友好型城市到底还有多远?

1.jpg

何为儿童友好型城市

1959年,《儿童权利宣言》获得联合国大会通过;

1989年,联合国大会决议通过《儿童权利公约》,明确了四项基本原则——无歧视、儿童利益最大化、生存和发展权以及尊重儿童的想法;

1991年,罗马发起《市长作为儿童守护者》,呼吁全世界的市长来合作建立儿童友好城市,使得这一项目在世界上的许多城市得到政府的支持;

1996年6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人居署共同提出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的方案,成为了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空间建设的“大宪章”。这就是国际儿童友好城市计划 (也简称为CFCI计划),至今,CFCI计划已经覆盖了38个国家,有约3000万儿童因此受益;

2000年,联合国在佛罗伦萨成立了亲儿童城市计划秘书处和研究中心; 2002年,联合国儿童问题特别会议形成文件《一个适合儿童的世界》,明确要求会员国承诺发展有利于儿童居住的社区和城市。

现行的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定义主要来源于CFCI计划,儿童友好型城市是指无论大小的地方政府,致力于保障儿童的权益,应在实践中将儿童的权利纳入到政策、法律、规划和预算分配当中。

儿童友好型城市的核心原则是保障儿童权益最大化,包括参与权、受保护权、生存权和发展权在内的基本权利,可以细分为影响城市决策、参与文化和社会事务、会见朋友和玩耍的自由、拥有充满动植物的自然空间等12项。

2.jpg

国际儿童友好城市CFCI发展框架

整理自:Child Friendly Cties and Communities Handbook


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建设标准

究竟是什么

申报标准

儿童友好型城市的认证主要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或者相关机构负责,目前其认证并没有一个统一的世界性标准,但是CFCI计划中明确了申报儿童友好型城市应具备九大基本要求,包括:保障儿童参与机制、建立儿童友好的法律体系、建立儿童友好型城市战略框架、创建儿童权利保障和协调机制、建立儿童影响力评估体系、有适当的预算分配、长期跟进城市儿童状态并形成报告,扩大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影响力、支持针对儿童的独立宣传。

3.jpg

需求体系

通过理论调研和分析,从儿童心理特征、儿童行为特征、安全研究等三大领域着手,对于儿童需求进行深入分析,以期总结并归纳出儿童需求特征。

心理特征层面,凯文林奇在《城市意象》中写道:“一座城市,无论景象多么普通都可以给人带来欢乐,城市如同建筑,是一种空间的结构,只是尺度更巨大,需要用更长的时间过程去感知。”他认为,儿童或成人行走在城市中,一般先通过经验来认知城市环境→产生安全感或熟悉感→找到或看到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交往(观看或参与)→形成整体环境意象。

行为特征层面,儿童的活动具有明显的分龄特征属性,其中活动范围将逐步呈现规律性增强,其需求也从亲近自然→感知与育智→自主和创造,逐渐复杂与多元化。美国建筑师西蒙斯在《人性场所》里就记录了儿童交往行为的步骤,这一步骤为观看→参加→退避→隐蔽,每一个步骤具有很强的连续性。

安全研究层面,国内外许多研究关注儿童安全问题,从社会单方面研究逐渐转向多学科交叉的研究,场所自身的安全、周边环境及社会因素是作为儿童安全考虑的基本要求,而强化儿童与其监护人的互动是积极安全措施的更高级要求。

4.jpg

儿童分龄活动特征图

根据理论整理笔者自绘

5.jpg

儿童安全干预措施特征

根据理论整理笔者自绘

武汉,离儿童友好型城市还有多远

从现实城市建设来看,体验较差

采用“网络问卷调研-实地调研评估”层层递进的模式进行本次调研工作。

第一阶段为网络问卷调研,通过众规武汉平台发放公众调研问卷。属于无特定人群和目标的普遍调研,主要调查对于武汉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关注人群、关注度、关注的问题和地段等,本轮调研共回收有效问卷94份。

6.jpg

武汉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网络问卷调研关注度分析  笔者自绘

7.jpg

武汉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网络问卷调研主要问题分析  笔者自绘

在这一轮的调研中,95%的受访者认为武汉不是一座对儿童友好的城市。受访者文化程度较高,本科及以上学历占88%,可见高学历者对于儿童友好城市的关注度更高。然而更有趣的一点是,调研表明,受访者中未生育的人数占到了20%,不仅仅是针对有孩子的家庭,儿童友好型城市更是社会共同关注的课题。

调研表明,受访者认为不友好的体现主要集中在儿童专类设施、城市公共设施、口袋公园和街道四个方面。主要的问题表现为类别单一、数量不足、可达性不足、安全堪忧和缺乏趣味。

8.jpg

基于CFCI计划的基本要求,结合儿童的心理、行为特征和安全需求,充分考虑公众关注的主要问题,本次研究建立安全性、可达性、舒适度、趣味性、自然性等五大类15小类的评估体系,建立分类比较评估模型,选取了公共设施、街道、公园等三类典型场所,每类场所选取1-2个点,各邀请3名志愿者带儿童共同前往,最终得分以志愿者打出的平均分为准。

不难发现公园平均得分较高,其中城市公园的安全性、舒适度、自然性较高,趣味度较低,而口袋公园总体体验感较差,仍有较大改造空间。

街道空间和公共设施类场所体验普遍较差。其中儿童活动比较集中的儿童专类设施——武汉市少年儿童图书馆以及老旧社区周边街道各项体验均较差,分数垫底。

未命名 -1.jpg



从现行规划体系建设来看,严重缺位

儿童友好型城市规划体系,国内已有深圳、长沙等城市作出有益尝试,其中深圳已建立从战略到行动规划相对完整的规划体系,将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理念深入到各个层面的规划当中。

而武汉市的规划体系中,呈现出战略规划、总体规划中缺乏关注,专项规划指引不足,中微观层面标准缺失的尴尬局面。

在《武汉2049远景发展战略规划》和《武汉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中有一定社区空间的指引,但也缺少从儿童角度的考量。

专项规划层面仅有《武汉市普通中小学布局规划(2013-2020年)》和《武汉市医疗卫生设施空间布局规划(2011-2020年)》有对儿童专类设施的考虑,但仅偏重空间布局。中小学规划解决了“有”和“无”的问题,而对中小学校选址、环境控制和指引不足。而更应关注儿童的《武汉市绿地系统规划》中主要关注人均公园绿地指标和服务半径,武汉市甚至没有规划一处儿童专类公园。

12.jpg

武汉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评估模型体系

13.jpg

分类调研评估表(汇总)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建设,虽不仅仅是规划的问题,然而确是能通过规划来逐步实现。虽然,从现阶段看来,武汉距儿童友好型城市仍有较大的差距,而民心之所向,行必能至。

既要更新理念,做实 “以人为本”,积极建立总体发展框架,将儿童友好理念渗透到规划的各个层面,引导发展;也应于寻常处见功力,细微处见真章,深化研究,建立中微观标准体系,指导建设。

为了传播儿童友好型理念,得到宝贵的调研资料,我们研究团队尝试了很多方法,也做了很多的交流,碰了很多的壁,也获得了很多的支持,探索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希望我们的孩子,能独立安全地在街道上行走,能在拥有植物和动物的绿色空间里自由地玩耍嬉戏,能作为平等的城市公民享受各项社会服务!

14.jpg

人与城市总第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