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标准规划 “从0到1”的城市创新
文/CELINE

R.jpg

“正在高速发展的武汉,亟需建立一个国家级新区,带动未来武汉的创新发展。”

日前,长江新城管委会副主任沈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一个“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示范区,一个带动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的新的引擎,一个引领武汉高质量发展的新的增长极——长江新城的高标准规划成为其最具吸引力的部分,吸引世界500强企业纷至沓来。

“从0到1”的城市创新实践,关于未来城市发展路径的全面探索,长江新城独创的“新城模式”正在改写着未来城市的多种可能。“未来城市”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不仅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

2019年,长江新城正式启动实施建设。记者就此专访了长江新城管委会副主任沈涛,听他聊聊这一年多以来,长江新城在经历选址、规划、招商等系列筹备工作背后的故事。

1.jpg

未来的大武汉

亟需一个国家级新区来引领发展

《人与城市》:长江新城自提出规划建设以来一直备受关注,今年又是长江新城正式启动建设的一年。请您介绍一下长江新城“从0到1”的过程?作为“武汉的未来之城,全球未来城市的样板区”,长江新城将给未来的武汉带来怎样的变化?


沈涛:自从武汉市委提出规划建设长江新城以后,社会反响很热烈,推进的速度也很快,包括申报湖北武汉长江新区。长江新区和长江新城实际上是一体的,一件事的两个阶段,谈新城就要谈新区,谈新区离不开新城。如果把长江新区放在“长江经济带”这条巨龙上来看的话,龙头有上海的浦东新区,龙尾有重庆的两江新区,恰恰在龙腰上缺乏一个国家级的新区。而国家对“长江经济带”的定位是以三个核心城市引领的——国家对“长江经济带”的规划明确提出:上游以重庆、下游以上海、中游以武汉,定位三个超大城市为核心来带动长江经济带。那么处在长江中游的武汉,恰恰缺乏一个国家级新区来作为支撑引领未来发展。 

我是从2015年还在市发改委工作时就开始接触和参与筹备工作,当时省市领导对于规划和建设湖北武汉长江新区以及长江新城,未来目标、未来使命已经有比较战略性的概括。从长江新城的选址上可以看出,其对武汉未来创新发展的重要意义。

从长江新区的选址来看:其从地理上完全符合中国传统的营城理念——背靠大别山系,南临长江,东边是倒水河,西边是滠水河,中间还有一个聚宝盆是武湖。“山水形胜”是一个很突出的特点, 中国传统文化的理念在这里得到了非常精辟的诠释和应用。而放在长江的航道上去看,恰恰在武湖这个区域,是长江中巨大的一个拐点,因此形成了长江中游的航运中心阳逻港这么一个天然的深水良港。这个巨大的弯曲,形成了一个像白鱀豚头部一样光滑的曲线,恰恰把天兴洲包含在内。如果天兴洲是眼睛的话,那么长江新区目前选址的这个区域正好在其顶部,且是一个大的战略留白区。 

再看看武汉三镇的历史演变: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先有武钢落户带动了青山(武汉的东北角),又有东风汽车的落户带动了沌口(武汉的西南角),接着到光谷的提出带动了东湖高新(武汉的东南角),而在西北和东北之间的这个方向,虽然有东西湖临空港开发区,还是有大量的空白和薄弱环节。不论是从城市发展的历史规律还是产业演进规律上看,在这个区域布局一个支撑武汉未来20年到30年发展的一个国家级新区,可以说是城市历史发展规律的使然。


2-3.jpg

武汉长江新城区位分析图

曾经的码头城市,往现代港口城市跨越发展的升级转型

《人与城市》:长江新区正在积极申报国家级新区,您认为其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未来的新城规划和建设如何体现其优势?


沈涛:新区的区位优势,主要是看其和交通枢纽的联系度。我们观察了很多新区的选址,发现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规律——就是机场、主城和新区三者之间空间位置的布局,对新区的发展影响至关重要。如果新区需要从机场穿越主城方能到达,那么新区的发展到一定阶段会深受交通之困,这点在国内外大城市的新区发展中都可以找到案例;如果新区介于主城和机场之间的地带,对主城的干扰度又相对较小,则比较有利于新区吸引外来投资和人才聚集。一方面新区建设之初对主城的辐射效率能最大化,同时也不会在新区未来发展起来之后增加到机场的通道压力。

我们现在看长江新区的位置,某种程度上处于主城和机场之间的通道上,但是又不是卡在正中间,是在主城和机场之间的这个地带的旁边。从主城到新城很方便,有高速路、快速路的通达,从新城到机场也很方便,且可以有效避免现在大城市的交通拥堵问题。未来长江新区的这个区位优势会进一步凸显,可见至少在未来十年将会对城市发展带来至关重要的影响。

长江新区以及未来的长江新城建设不同于一般新区,将进一步发挥武汉的交通枢纽优势,尤其是以“两航”为主要支撑的航运、航空基础优势,发展外向型经济,体现未来国际化大武汉发展的方向。

曾以长江黄金水道位置在历史上成为商业重镇的武汉,在21世纪的发展过程中,港口优势发挥的并不很明显。港口城市并未升级转型,尤其重要的是在港口附近没有一个成熟的国家级新区。所有港口的功能还停留在航运经济的初级阶段,并没有充分发挥港口的通道作用,很多高附加值的产品的集聚、产业的集聚、人才的集聚都无法实现。未来长江新区和长江新城的发展将充分利用长江黄金水道提升长江航道的运用能力,拓展以航运为基础或支撑的产业体系,促进和航运港口之间的良性互动,以带动武汉作为现代港口城市的跨越发展。

4.jpg

江湖连通、水系贯通

“水城”武汉的自然回归

《人与城市》:长江新城总体概念规划面向全球开展国际征集,真正体现了大武汉的“国际范儿”。目前,长江新城“多规合一、一总八专”的规划体系已经确立并且编制完成。请给我们介绍一下,长江新城规划中最值得关注的亮点?


沈涛:长江新区是在19个国家级新区之后再提出、再规划,它有后发优势:既要把之前的新区规划优点充分吸纳,也要对之前规划中的弊端进行规避,这是我们的后发优势。可以说,我们真正创新了规划的编制遴选机制,体现了大武汉的开放胸怀。长江新城是面向全球征集规划建议,不管是500多平方公里的总体规划、还是58.8平方公里的起步区的城市设计规划,都是面向全球最优的机构进行遴选。在武汉规划史上,这也算是空前的一次“国际范儿”的规划征集过程,这也充分保证了我们规划的基本理念、规划机构的先进性、国际视野以及全球眼光。我们在遴选过程中也首次创新性的运用了正向和反向投票相结合的评选方法,据说这一点也被其他新区借鉴使用。

5.jpg

6.jpg

7.jpg

从规划的成果来看,特点是非常鲜明的。长江新城总体规划首先把武汉“百湖之市”的传统优势、水文化的灵动感最大化彰显了出来,并且最大限度地实现了江湖连通、河湖相济、水系贯通,水生态得到了重要保障。最有说服力的一点:历史上武湖的水面在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变化——自古到明清到民国,再到新中国成立后武湖的水面是呈现不断地衰减的,其中与自然因素、河流改道有关,也跟人类活动、城镇兴起有关,也跟洪水的泛滥有关。 但是这一次规划中把武湖的水面从目前接近30平方公里左右要扩展到100平方公里左右,这是一种自然的回归,充分体现了人与自然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而且我们不仅仅是简单的把它恢复到扩大水面,我们还把它变成静水、动水,把中国古代的这种阴阳互济的文化理念也体现进来。同时,借鉴意大利威尼斯水城的一些做法,把武湖分成上、下两部分,通过一些工程措施将历史上人工开挖的数十条沟渠全部重新应用、重新优化,把它变成城市的景观水道,然后形成从北往南的自然流动,从武湖贯通到未来的长江科学城、到长江新城的核心区,最终回归到长江。这样既实现水资源的布局调整,也实现了水生态的自然进化,实现了水的景观的最大提升,还带来了城市土地价值、生态价值的最大增值。这一规划一旦实现将成为长江新区以及长江新城未来最大的亮点,同时也给我们未来在水污染防治方面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要求我们要把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原则贯彻坚持执行。

其次,规划上另一个重要的亮点是地下空间开发的超前谋划,先地下后地上,进行整体谋划——尤其包括地下物流的大胆探索,这将会改变未来城市的交通结构以及物流结构。

再一个,长江新城主动把产业规划放在优先的位置,以提前谋划、重点考虑,产业规划和城市规划的衔接做得比以往更超前、更具体。这一点我们学习了瑞典斯德哥尔摩哈马碧湖城(Hammarby)的先进理念:哈马碧湖城是世界上知名的生态城市,他们在进行一个片区规划的时候,不是规划局的专家们闭门造车,而是把这个区域内有关利益主体和未来的潜在利益主体都召集到一起来进行规划:包括居民、政府主管部门、行业协会、企业开发主体等。长江新城起步区58.8平方公里的规划中我们充分借鉴了这一点,首先编制了产业的基本规划,在产业规划指导下去招商、布局。过去这一年内,我们充分听取了各方的意见,尤其是在招商过程中对潜在的企业开发主体,充分了解他们的项目布局诉求、核心功能诉求,并提前进行对接。在规划之初就把各方的诉求融合进来,一方面可以避免之后规划的难以执行,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目前很多新区出现的“空城、鬼城”问题。将产业规划与城市规划充分融合,以优质产业保证新区的良性起步和发展。

8....jpg

9.jpg

10.jpg

瑞典斯德哥尔摩哈马碧湖城

宜居、生态,高标准的未来城市样板

《人与城市》:长江新城以打造“武汉的未来之城,全球未来城市的样板区”为目标,可否从规划标准和指标方面给我们介绍一下,长江新城在规划设计上的高标准,体现在哪些方面?如何作为未来城市发展的示范和样板?


沈涛:长江新区以及长江新城的规划指标,很多都超过了现有标准,这也是先进性的一大体现。目前长江新城“多规合一、一总八专”规划体系的构建,以及同步开展的关于总体规划深化的多个规划方案——关于教育布局的专项规划、关于地下物流的规划,关于蓝绿空间的规划等,都体现出未来城市生态、环境、教育方面的高标准以及城市管理要求的高标准。

从几个具体的数字来看——人均公园绿地面积按照人均15平方米来规划,既超过了武汉现有标准,也大大超过了国家标准,体现了生态优先;人均公共服务设施用地至少超过国家标准30%;人均教育用地也超过了武汉市现有标准。从高标准规划到高效率实施,这就是我们说的高质量发展。高标准建设的城市,高质量管理的城市,以营造好的环境来吸引人才的聚集、产业的聚集,带动未来新城的发展。

我们在规划中尤其提到了强度的问题——由谌家矶到武湖,强度逐渐变低,从一个高强度的总部商务区到一个低强度的、环境宜人的宜居城市。如果你是外来的居民,你一定愿意到这里来;宜居城市也是最具创造活力的,对于新城未来发展的贡献值成倍增大。

值得一提的是,长江新城在规划功能分区上——对于禁建区、限建区、优化开发区、重点开发区,充分体现了“多规合一”。 武湖的水体是绝对禁建,在武湖这个圆心之外(100平方公里水面之外)200平方公里的湿地,属于限建,用于一些生态的保护用地、文化用地等。从禁建到限建,再到重点开发和优化开发。重点开发比如长江科学城、长江金融城这些武汉未来发展新动能的引擎,提前规划、布局,以未来的眼光去考虑未来发展。优化开发比如阳逻组团,城镇已经基本形成,需要对其局部功能进行优化。一些控制性工程提前谋划,比如蓄滞洪区安全区的建设,对历史负责。长江新区和长江新城的规划建设,充分按照大历史观、大自然观来谋划发展。

11.jpg

武汉长江新城总体规划城乡空间布局规划图

36个战略合作项目、3670亿元签约额,长江新城吸引力空前

《人与城市》:去年底,长江新城全球招商招才大会召开,再次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到目前为止,长江新城吸引了哪些国内外重要企业和机构入驻?


沈涛:去年招商招才大会现场集中签约的项目涉及了总部经济、绿色经济、智能经济、生命经济、军民融合等多个领域。截至目前,长江新城一共签订了36个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意向性投资额达3670亿元。仅2019年第一季度新签约的项目就有8个,签约额达710亿元,居全市第一。 其中包括中国中铁、中国铁建、招商局集团、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分馆、光明网媒体中心、哈佛大学医学创新中心、德国联邦铁路等。


《人与城市》:目前已经签约的入驻企业和项目以及洽谈过程中,有哪些令您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沈涛:有几个我亲自经历的例子,印象特别深刻。第一,是与哈佛大学医学创新中心的合作。长江新城与哈佛医学创新中心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要共同建设武汉哈佛医学创新区。哈佛大学是世界顶级学府,其医学院也是最知名的。哈佛大学医学创新中心负责人、曾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医改顾问的约翰·赫拉卡教授访问武汉,表示愿意在长江新城建立哈佛医学创新区。据了解,这个新闻在哈佛大学的官网上报道之后,哈佛大学校长曾亲自过问,为什么要去中国武汉呢(很多美国人并不知道中国武汉,更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哈佛大学的医学创新中心建在武汉)?后来我们去把长江新城的规划讲给他们听,他们许多教授听完之后都很期待,并且表示如果长江新城规划可以实施,他们愿意到武汉来。

再一个是德国联邦铁路。德国联邦铁路是世界上最大的轨道制造运营商和服务商,我们给他们介绍了长江新城的规划理念之后,德国联邦铁路对我们这个区域非常感兴趣,被我们的规划所吸引,他们觉得基于这个区域的轨道交通,未来可以在技术和运营维护管理上与他们合作。这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探索:我们知道在德国,柏林中央火车站里面的出租车、公交车、有轨电车等都是由一家公司来运营和管理的,这样每个交通工具之间可以有效衔接,比如客流分布、站点设施的布局等,各个交通方式之间就不是互相竞争的关系,而是互相协同的关系。现在我们公交车是一家管、轨道交通是一家管、出租车又是另一家管,几种交通方式的组织常常会出现互相竞争和排斥的情况,并没有实现最大化管理效率。那么,如果我们和德国联邦铁路合作,在长江新城来探索这样一种新的交通组织方式一体化管理,是不是可能?这涉及到我们管理体制的改革,未来有可能去探索这种可能性,实现我们在运作管理上的独立,在新城未来的交通组织方面去共同探索另一种可能方式。


《人与城市》:从您得到的反馈看,您认为长江新城对全球企业和人才最大的吸引力在哪里?


沈涛:从目前我们得到的反馈,尤其是在招商和洽谈合作的过程中,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他们是被长江新城的未来规划所吸引。长江新城的规划愿景,让他们看到这里的不同,并愿意加入其中。从竞争力角度来看,长江新城自然生态的禀赋、空间资源的优势以及未来发展的潜力,都具有非常强的竞争力;加上我们的政策创新、全球视野和开放胸怀,对世界500强企业、境外知名教育科研机构是极具吸引力的。

12.jpg

全面启动建设

加大力度推动国家级新区申报

《人与城市》:今年长江新城正式启动实施建设,其中重点要开展的项目有哪些?接下来今年还有哪些重要工作和计划?


沈涛:今年最重要的工作是要全面完成谌家矶片国有土地征收工作,启动滠口、南湖两村城中村改造,完成两村涉及府澴河沿线拆迁工作,启动武湖地区土地收储工作。这是今年最大的考验,目前这里的储备主体比较复杂,还有很多拆迁历史遗留问题,需要逐个理顺、实施。同时要启动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谌家矶大道和新区大道、江滩公园,启动府澴河生态修复工程,再生水厂的建设,建设长江新城第一小学。还有一些民生服务类的项目,如谌家矶还建社区等,以及一些创新类总部项目,启动长江新城创新发展中心(IDC),包括一批产业项目和文化艺术类项目都在加紧准备中。

尤其,要加大力度推动国家级新区申报。完善体制机制,进一步完善区域合作、审批服务、一级财政、营商环境改善、行政效能提升、国企改革等工作;启动长江新城起步区之外的控制性详细规划编制;招商永远在路上。还有一批“国之重器”的科技含量高的项目要抓紧推动落地。

13.jpg


人与城市总第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