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积聚中走向平衡
文 / 晓宇

2.jpg

大国大城

作者:陆 铭 

出版:上海人民出版社


这是一本讲述城市化的本质与规律的书,还就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一些的现象进行了解读。全书分为上下两部分,第一部分讨论了国家在城乡建设中出现的难题,第二部分作者提出了破解难题的办法。

大国难题:区域发展失衡。本书首先通过描述欧洲经历的难题——希腊危机和欧洲共同体,引出大国的必要性,再类比中国。希腊在欧元区的危机,是因为生产力低下,生产力水平和汇率无法匹配,因为欧元区只有一个汇率,各个国家无法灵活地适应劳动生产率,那么在无法降低本国汇率以促进生产的情况下,希腊只能大量举债,在金融危机时通货紧缩濒临破产。而类比于中国不发达地区,不具备参与全球化贸易的地理优势,例如港口、气候等,而离开了劳动力自由流动,直接投资于欠发达地区缺乏竞争力的产业,甚至帮其偿债,难以避免在此过程中的资源低效率利用。

破题分析:城乡区域动态平衡。面对城乡发展失衡的难题,走出困境的道路在哪里?作者认为在于取消户籍、开放人口流动、加速城市化。如果说中国能够持续地发展城市里的第二、三产业,提高居民的收入,不断地创造就业岗位,那么未来的大量农村人口进城会是一个必然趋势,在劳动和资本这两项生产要素积累放缓的背景下,城乡间和地区间的资源配置效率不断提高将越来越重要。因此,通过提高经济资源配置效率,推进经济持续的增长可以发挥中国规模经济的巨大潜力。在“大国”的意义上,作者认为在区域经济发展中,随着农业人口的减少,农业必然走向规模化经营,农业劳动生产率也将同步提高,城乡间收入差距必然缩小。在“大城”的意义上,作者提到一个非常基础的经济学原理,生产要素流动会使要素回报均等化,在思考城市化和生产要素跨地区流动的问题时,作者一直在呼吁地方要放弃本地思维和短期思维,顾全公共利益和长期利益。

难题有解:在集聚中走向平衡。纵观世界的城市化进程,区域发展不平衡的趋势明显存在。欧美发达国家在城市化进程中的规律,也是人口资源和空间集聚。来自各地的人群集聚在大城市,带来了整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和繁荣。就目前来看,中国大陆的人口资源和空间城市集聚率相比较于发达国家还是偏低的。但是,户籍管理政策制度加剧了劳动力缺口数量,人口和资源的聚集程度受阻,还带来了大城市病等诸多问题。作者指出可以通过增加土地用地供应指标,规划建设大城市周边的睡城和卫星城,促进产业发展和增加公共设施服务等方式方法来解决大城市病问题。

作为一个有情怀的经济学家,作者在书中隐含的主题其实是公平和效率,同时又多了一层空间的意义。在空间层面,分割和压制必定导致效率损失,只有统一且自由的市场才能实现要素的自由流动,实现更加合理的跨区域地理分配,在比较优势下各取所需,自由生长。


人与城市总第5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