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引领城市革新
文/晓宇

d卷.jpg

抢街:大城市的重生之路
[美]Janette Sadik-Khan著
宋平、徐可译
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


交通拥堵逼出“路怒症”,要跑步才能横穿斑马线,住宅区楼下密布车道,不敢让孩童下楼玩耍……遇到这些郁闷的问题,要如何解决呢?

这样的问题困扰着20世纪上半叶的美国,当时全国大力推广“城市焕新”项目,以大规模基建为改造手段,建造了大片高度同质化、彼此孤立的高楼。然而,《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的作者雅各布斯毕生都在炮轰这种规划思路,指出应更追求街道活力,重视行人与环境的互动;她主张的规划理念要求缓解车辆对城市的负面影响……

到了21世纪初,纽约这座老城的更新被提上日程。2007年,珍妮特·萨迪-汗正式走马上任,开启了她将雅各布斯的理论真正付于实践的职业生涯。她选择了城区内的典型街道,并对街道进行重新规划和管理,以较低的成本改善交通。

萨迪-汗把自己的街道试验称作“抢街”,这也是书名的由来。任职期间,市区交通事故率、行人死亡率降到最低,在不影响、甚至增加街道功能的情况下,极大提升了沿街零售的营业额。同时,她不仅将纽约最中心地区的时代广场与百老汇打造成自行车和行人空间,还批准新增加近400英里的自行车专用道,同时改造了60多座城市步行广场。行人、自行车、汽车、商店的和谐共生,使街道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想要改变一座城市,首先要改变人们的想法。萨迪-汗的街道实验前前后后做了七年,她经历了政治博弈、公众挑战、媒体刁难,事实上是“步行、停留的数量都在极大地影响着当地旅游业和零售经济的繁荣”:

2007年,交通局对曼哈顿大桥下的停车场进行了改造,将其变成了一个可供休息、停留、用餐的公共区域,由此也提升了整条相连街道的商业活力。其后的5年间,这里的零售额增长了172%;

在曼哈顿第九大道设置的受停车带保护隔离的自行车道,使交通事故伤亡人数下降了58%;

在新西兰奥克兰,拆除停车场后街道的可容纳人流量增加了140%,街道零售营业额增长了430%。 


在提高街道步行、停留数量后,街道的安全也是萨迪-汗尤为看重的。于是2010年,她发起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城市交通安全研究,结果发现交通热点并不是人车流量大的地方,而是宽阔的街道——速度才是更为致命的交通因素。

对此,新规划采用简单而有效的方法:“利用道路标志、交通标志、沥青和减速带,对重点街道重新设计规划;缩短人行横道、改变车流模式,从而减少变道、控制车速。这样,街道可见度增加了,司机、骑行车、行人就学会了期待和预测,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对于当今自行车的重返,萨迪-汗认为是有积极意义的,它拓展了人们在城市的互动空间。让自行车道安全又实用,萨迪-汗也有所考虑——用停车带隔离开自行车道和流动车道,人车分流既减少了机动车非法占据自行车道的可能,停车带形成的安全岛,也保护了行人缩短了横过马路的距离,这让机动车、自行车与行人实现有效调和。

正如书中开篇所言:“对于任何一个城市而言,比政策或理念本身更珍贵的,是通过脚踏实地,在实际实践过程中积累而来的经验”,这需要我们将洞见转化为计划,继而使城市产生建设性的变化。

人与城市总第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