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与创新——武汉总体规划40年回眸暨武汉市国土空间总体规划发布
发布人 / 林建伟

image.png

林建伟

武汉市规划研究院副总规划师

国家注册规划师

高级规划师


改革开放40年来,五版武汉市城市总体规划,体现着城市在不同重要转折时期的特点。这一系列转变,也不同程度地落实和体现在城市空间发展的转型之中。五版总规,记录和见证着武汉生长的轨迹。

最新发布的武汉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中提出:到2035年,武汉市城市发展的目标是成为“创新引领的全球城市、江风湖韵的美丽武汉”。武汉,是一座有梦想的城市,也是一座依山傍水充满灵性的滨水之城。这座城市里飘荡着烟火人家的生活气息,生机勃勃,生生不息。

 

梦想之城,由此出发

武汉,是一座寄托了国家和民族百年复兴之梦的城市。张之洞在汉阳江畔点燃中国近代工业之火,这里成为中国告别封建时代、革新图强的起点。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描述武汉为“沟通大洋计划顶水点,中国本部铁路系统中心”。毛泽东在长江边挥毫而就“一桥飞架南北”的诗句,以及武钢一号钢炉出水,标志着新中国波澜壮阔发展建设历程的开启。邓小平1992年南巡第一站就来到武昌,讲出“发展才是硬道理”的著名论断,如春雷一般响遍神州大地。

跨越长江的“桥”,承载着三镇合一的梦想,就像武汉的年轮,印刻着这座城市的复兴之路:1982版、1988版、1996版、2010版四轮城市总体规划接续谋划,到现在武汉已经拥有13座跨江桥隧,将三镇紧密连接在一起。

在新的国土空间总体规划中,进一步创新拓展了“桥”的内涵:围绕“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国家战略,武汉力争打造“欧亚大陆桥”的关键节点,向东对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向西对接“丝绸之路经济带”。 从武汉出发,通达全国;从武汉出发,链接全球。

最新一轮的武汉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中提出:武汉将进一步打破行政区划的限制,向更大尺度转型,以1小时交通通勤距离、经济、人口、设施等关联因素为依据,划定武汉大都市区范围,由市域转向大都市地区。

目前,武汉正从集聚发展走向“集聚+扩散”的发展阶段,带动区域联动发展态势明显,主要有武鄂、汉孝、武咸、汉洪等跨行政区发展方向。武汉大都市区是武汉对周边近域辐射带动的紧密联系圈层,将促进武汉从省内“一城独大”走向更加合理、更可持续的城镇群。考虑区内城市关联网络,结合区域生态框架和交通廊道,规划采取“核心+廊道+节点”的空间模式,构建1个核心区、4条城镇带和6个区域副中心的“146”空间结构,在区域层面实现生态共保、发展共荣、设施共建、服务共享。

提出构建武汉大都市区,既是武汉主动承担国家责任、实现国家中心城市目标的重要区域战略,也是武汉实现区域引领、带动周边城市共同发展的重要抓手。

江湖之城,与水相拥

两江交汇,三镇鼎立,百湖密布,大江大河,武汉国土面积将近四分之一为水面,大储量、多形态、高品质的淡水资源具有突出优势,在世界范围内都可谓首屈一指;武汉的城市自然空间格局,也为世界所罕有。

这样一座“江湖之城”,却曾经让人又爱又怨:爱她的两江、九水、百湖,以及其赋予这座城市无比的秀美与灵性;怨她的洪水和内涝,还有时不时在城市里就可以看得到的“海”。

从1996版总规提出的“山水园林城市”到2010版总规提出的“生态低碳城市”,武汉市城市总体规划始终将水作为城市的底板和核心特色,以水定城、拥水优城。

武汉规划人按照“田园城市”理论,在各城区、组团之间控制生态隔离带,并首次明确武汉城市特色为滨江滨湖城市,推动建设了百里江滩公园。尤其是2010版总规,依托水系规划了6大生态绿楔,一方面强化水系贯通,另一方面作为城市风道,降低热岛效应。这一举措,不仅使武汉总规获得了代表全球最高规划水平的“杰出贡献奖”,也使得武汉近年来悄然退出了“火炉城市”行列。

尽管武汉市在严格管控基本生态控制线方面取得了较好的成效,但也存在生态空间的功能性不足,没有与日益增长的居民生活要求和城市新功能相结合,“绿水青山”没有体现“金山银山”的价值等问题。为此,新一轮武汉总规强调从被动保护到生态保护与城市功能相融合,在维护生态格局的前提下,将单纯作为城市生态廊道的六大绿楔注入城市游憩、休闲文化功能,打造建设六大郊野公园集群。同时,针对武汉特色的“水空间”,提出在严格保护水生态的前提下,构建100个“大湖+”主题功能区,重点将各类大小湖泊与城市各类功能中心相结合,实现水城共生。

在新的国土空间规划中,武汉将进一步强化长江大保护和山水林田湖草的治理修复,从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高度,严格划定生态、农业、城镇“三生空间”,强化“四水共治”,特别是通过强化打造长江主轴和“大湖+”功能区,让武汉市民能够与水相拥,乐在其中。

烟火人间,武汉味道

武汉,一直被称为“最市民化”的城市,充满烟火人间的味道。这种味道,漂在长江里,系在码头上,撒在街巷中,在三镇贩夫走卒的肩膀上晃荡,在过早户部巷、宵夜吉庆街的百味人生中流淌。

随着武汉的快速建设发展,城市面貌在日新月异变化的同时,大批承载着城市记忆的老字号、老食肆也逐渐消失,武汉人间烟火的味道在慢慢变淡。宽阔的车行道,改变了城市原有的风貌,冲破了人行走在城市中的舒适尺度,“紧走慢走,走不出汉口”的流连忘返,似乎难以再见。

当前,在规划针对性、实用性日趋突出,信息技术手段快速发展,市民参与规划积极性提高的背景下,更精准地体现规划的政策指向、掌握市民行为活动习惯和诉求成为可能。

为留住城市记忆,提高宜居品质,新的城市总体规划从落实“人本”理念出发,强化构建15分钟社区生活圈体系,对不同空间特征区域提出更加精细的空间策略:对于老城区,考虑社会群体多元、文化积淀和特质空间丰富、公共服务配套完善、交通设施相对完善等特点,配备生活所需的购物、休闲、通勤、教育、社会交往和医疗等基本服务功能和公共活动空间,形成安全、友好的社区空间单元。

新一轮总规还采取了“有机更新”策略,在保存城市记忆的同时,强调多类型、多档次的空间供给,促进城市空间功能的合理更替,统筹推动服务设施的均衡配置,历史文化的保护利用,人居环境的修补提升。

同时,新一轮总规为武汉构建了“轨道+慢行”的绿色交通体系,在通过“地铁城市”解决快速出行需求的同时,通过历史之径、人文绿道和慢行系统,打造有历史记忆、有鸟语花香、有人情温度的城市街道,找回老武汉的味道。

03.jpg

人与城市总第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