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泥鸿爪,似痕留恒: 一个国际事件和一座城的蝶变

 以区域性大事件催化城市改造和持续性发展,一项赛事、一个会议,除了为城市带来一场节日般的狂欢,还在城市里留下了什么?《热点面对面》圆桌讨论的同时,还连线杭州、上海、伦敦的城市规划师,探寻这些城市给我们的经验。 


33.jpg


杭州连线

钱塘两岸又一城

讲述人 / 赵立维

整理 /Joan

033.jpg

2016年9月,G20峰会在杭州——这座集历史人文底蕴和秀美自然风光于一身的城市举行。位于钱塘江南岸杭州奥体博览城的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和位于钱江新城的国际会议中心,作为主场馆共同承办了G20峰会。2022年,杭州奥体博览城还将作为杭州亚运会的主会场。此次连线的杭州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更新与发展研究所主任工程师赵立维,用镜头带我们走进钱江新城,俯瞰这片代表杭州城市发展未来的主轴线。

在2017年,杭州市委市政府提出“拥江发展”的城市发展新战略。作为杭州迈向国际化的发展过程中必须建设的基础设施,G20峰会和亚运会的场馆,就建在这条战略发展的大轴线上。除了传统的城市景观和西湖景观,在“一川如画、两岸诗和、三美天下”的拥江发展战略下,长达235公里的钱塘江,在未来将被打造成比肩西湖的“最美中国的典范,山水人文的画卷”。

两项大事件与杭州的城市发展计划高度契合,为此建设的大型场馆和交通基础设施,正是杭州城市发展的必须。作为杭州的城市规划师,赵立维认为,杭州在实现城市建设“资源共享”的同时,其规划视野也随之来到一个新的台阶,带动着城市建设的升级。

在杭州的街头巷尾也能看到一些改变。赵立维介绍,G20峰会前,杭州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了道路提升和景观优化,城市面貌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街道的治理让城市景观提升延伸到了每个角落;许多有故事和历史的街头老建筑,经过重新设计和修复,重新焕发风采,体现杭州韵味。杭州市民的素质、城市公共服务水平等软实力,也随着城市景观提升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成功举办G20峰会,让杭州获得了更高的国际知名度和更多在国际舞台展示自我的机会。峰会之后,2017年金砖国家合作年会、城地组织世界理事会、中国—中东欧文化部长合作论坛等一系列国际性赛事和国家战略性论坛相继在杭州举办。世界旅游联盟、国际标准化会议基地、世界包装组织、联保国际小水电中心、EWPT世界电子贸易平台总部等多家国际组织也先后选择在杭州落户。作为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前沿阵地,杭州未来将科创、实业、电子商贸、文化交流、金融作为重点发展的五大领域。

现在的杭州,正在为承办2022年亚运会而准备着。在亚运会前,杭州将建成通车12条地铁线路以及3条都市圈城际铁路,城市的交通条件会得到极大的改善。通过G20峰会,杭州加快了融入全球化的步伐,更好参与到国际分工中。G20峰会所带来的红利,正在转变为杭州的城市品牌竞争力。

 

上海连线

从老建筑再生
探城市的前世与今生

讲述人 / 徐燕宁  郭淳彬

整理 /Joan

233.jpg

3443.jpg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是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的主题。

上海世博园选址的黄浦江两畔,是中国近现代工业的发源地,一个多世纪的工业化,让这里分布了大量的工厂建筑和工业构筑物。进入二十世纪尾叶,这里逐渐成为上海发展相对落后的区域。而世博会的举办,为黄浦江两岸工业遗址的“再生”,以及这片区域的发展,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作为为上海打造城市未来的规划设计师,上海都设营造建筑设计事务所有限公司的建筑师徐燕宁和上海城策行建筑规划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规划设计部经理郭淳彬,对世博会为上海留下了什么,最有发言权。

徐燕宁介绍,世博结束后,有20栋老工业建筑栋被保留下来,矗立在这里。在世博会期间,这些建筑被改建成可以容纳展览、剧场和办公功能的综合体。例如江南造船厂,被改造成为中国船舶馆,南市发电厂被改成未来探索馆。

世博会结束后,这些厂房又继续转换功能,成为城市新兴文化产业的一部分。例如,现在的江南造船厂成为上海江南造船厂博物馆,南市发电厂被改造成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在徐燕宁看来,这些本来就极具历史和景观价值的老厂房,通过再利用,为工业用地转型和工业遗产的改造提供了范本。

世博后滩公园,是后世博时代另一个可以亲身感受上海工业遗痕的地方,这里是世博园的核心绿地景观之一。公园里保留了一些原本在这里的浦东钢铁集团钢铁厂和后滩船舶修理厂里的轨道、塔吊等工业构筑物,传承属于上海的滨水工业文化记忆。现在,世博后滩公园除了是上海中心城区最大的滨江绿地,也是城市重要的绿色空间。公园里面所有的公共开放空间都是亲水的,既满足了大家的观景需求和亲水的愿望,也为上海提供了一处休闲娱乐和相互交流的场所。

现在世博区域,是交通便利、充满活力的改革开放前沿,区域内聚集着50多家不同类型的企业,商业配套相当成熟,并且形成了横纵交汇的商业格局。包括全球化城市综合体、国际化居住社区、媒体城、能源中心等多种功能性项目的入驻,让世博区域已经成为上海新兴的经济增长极之一。

在推动大量老工业遗址转型发展的同时,世博园的建成,对徐汇滨江、杨浦滨江、浦东滨江的建设,以及浦江两岸的贯通都产生了直接的影响,是两岸联动发展的重要契机。

世博园区域以外,随着一系列艺术和文化品牌项目的推动,这几年黄浦江两岸的艺术气息也越来越浓郁。在浦西的徐汇,多个美术馆、画廊、艺术中心聚集成了“西岸文化走廊”;浦东有中华艺术宫,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艺仓美术馆、震旦博物馆、上海博物馆东馆、浦东美术馆这类大型文化艺术地标。徐燕宁带我们走进了由日本建筑大师畏研吾团队参与的上海船厂造机车间改造项目“船厂1862”,这是黄浦江边工业遗迹“再生”的标志性项目。她说,“船厂1862”一举弥补了陆家嘴区域顶级文化展演空间的空缺,成为陆家嘴甚至上海一张新的文化名片。

“老建筑的改造和活化,将城市历史与现代生活进行了天然的对接,为我们展示了建筑和城市的过去和未来。” 郭淳彬介绍,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海调研期间首先就来到黄埔江滨,考察上海的百年工业遗产怎样“蝶变”成既保留丰富历史内涵、又“还江于民”的世界级滨水区。

类似这样文化艺术空间的聚集,是上海迈向伦敦、巴黎、纽约这样的全球核心城市的重要的一步。世博会给了上海一个契机,让她发展成为能与这些伟大城市比肩的中国城市,真正实现“让生活更美好”。

 

伦敦连线

与赛事同步的城市更新

讲述人 / 吴俊荻  望开磊

整理 /Joan

2333.jpg

0d3.jpg

伦敦是老牌工业帝国英国的首都,也是2012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城市。从申奥之初,伦敦就提出要借举办奥运会的契机,通过兴建奥运设施带动东伦敦的城市更新,为东伦敦创造可以持续利用的遗产。在伦敦交流学习的武汉市规划研究院交通市政分院规划师吴俊荻和武汉市规划研究院国际交流合作所主任工程师望开磊,介绍了他们观察和理解的伦敦。

与高大上的西伦敦不同,东伦敦一直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曾经的这里,是一个被杂乱的电线、废弃的铁路支线和工业厂房占满,发臭的水塘泥沼随处可见的地方,是整个英国最穷的区域。而奥林匹克公园的建设,加快了东伦敦的城市更新,彻底改变了这里。

伦敦奥运会的主要比赛场馆,集中建于东伦敦利河两岸的奥林匹克公园里。吴俊荻介绍,奥运会结束后,伦敦市长设立了一个负责管理奥运会遗留建筑的“伦敦遗产开发公司”,促进奥林匹克公园及周边区域的持续发展和投资。2013年7月,经过一年多改造的奥林匹克公园重新开放,除了5个奥运场馆,其他临时场馆全部被拆除。

被保留的场馆中,奥运会主场馆现在是英超西汉姆联队的主场,为这片区域带来极大的人气和固定的人流。水上运动中心和北侧的单车场是东伦敦居民的运动场所,场馆功能被延续的同时,也填补了东伦敦公共服务设施的空缺。

奥运会的运动员村,被改造成了一个可以容纳3600户居民居住的可持续社区。目前,社区里建有学校、健康中心、公共空间、商店这些配套设施。伦敦政府计划在奥运会结束后的25年时间里,在奥运公园区域提供1万多套新建的住宅和7000个工作岗位,解决东伦敦住房、就业等需求。

结合自身和东伦敦的产业背景,奥林匹克公园区域在东、西、南三处的边界,引进了一系列研发、创新、教育、数字媒体和创新产业组团。随着整个区域的发展,未来将会提供1.2万个长期工作岗位。在西侧的新闻教育组团,政府引入了伦敦大学学院(UCL)新校区和V&A博物馆分馆。在吴俊荻看来,通过引入这些拥有活力的产业,学生与旅游者为这里带来了新的人流,填补了东伦敦在社会、文化等方面与西伦敦的差距。

伦敦奥运会为奥林匹克公园区域带来的另外一个重要遗产,是四通八达、极为便利的公共交通工具。区域内的斯特拉福德高铁站,有两条轨道交通线和一条高铁线,从这里出发,2个小时可以直达巴黎市中心,20分钟可以到达伦敦城市机场,10分钟可以到达伦敦市中心各个重要的火车站。在未来,便利的交通将会给奥林匹克公园区域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

便利的交通也将人与公共空间的联系进一步整合,现在,人们可以漫步在奥林匹克公园跨越利河修建的步行天桥、慢行通廊上,也可以享受运河景观,通过便利的步行道到达公园的任何地方。

在望开磊的观察中,以奥运会为契机,东伦敦同步完成了城市功能、城市产业、城市交通、城市景观的更新,“以区域性大事件催化城市改造和持续性发展,伦敦奥林匹克公园的经验,也许可以为我们的城市更新和改造,提供很多启迪。”

幕后

“不停工、不停产”VS“不可能的任务”


li.jpg

李鸣凯

规划一所主任工程师


军运会期间,武汉市做到了“不停工、不停产、不扰民”,市民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因为军运会的举办受到影响,也没有发生一起因为交通影响比赛的情况,这是对赛事组织和市民素质的极高要求。

而说到“不停工、不停产”,在2017年规划设计院接到配合军运会进行城市立面改造的任务,成立项目团队后,来自8个部门100多名员工就开始了为期18个月“不停工、不停产”的工作状态。


“说到不停工不停产,我们规划院团队和执委会一起,从筹备阶段就进入“不停工、不停产”的状态了。

我们团队接到的第一项任务,是要求在两周时间内完成最早十条保障线路近200公里的规划导则编制工作。要对200公里沿线的所有建筑情况进行调研,并编制相应整治任务的导则,在刚开始我们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当我们完成任务后,才发现“不可能的任务”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为了应对“中印峰会”的需求,团队在2018年春节期间没有休息,和执委会一起编制相应的导则。按照“时间紧、任务重”的要求,各区在春节结束后就开始进行整治,所以我们必须在春节期间完成相应的规划任务的编制,保障工程的有效推进。

这种工作状态一直延续到2018年年中的攻坚阶段,更多应急性任务开始出现。我们曾经用一周时间内编制完成了武汉市铁路沿线的整体环境整治的规划导则,在三天时间内完成了全市5G基站的环境整治的编制工作,整个团队通宵加班完成“五边五化”作战图、还有加班加点完成一些专项任务的准备工作,这样类似的情况非常多。在近三年军运会的筹备工作中,我们规划院团队是真的做到了“不停工、不停产”,体现了规划院迎难克艰的企业文化和团队精神,做出了我们规划人对军运会应有的贡献。”


互动

让城市“洗脸”日常化


121212.jpg

刘奇志

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


在互动环节,现场观众“吐槽”军运会虽然给武汉带来了城市面貌很大的变化,但是感觉军运会前城市改造的力度太大,基本上所有的道路都在翻修,整个城市到处都是脚手架,尘土飞扬,“有时候关上车窗听点摇滚乐,我都觉得自己成功登陆了火星”。

武汉成功举办军运会后,随着城市进一步发展,必然会迎来更多国际事件和更高规格的国际赛事,比如世界杯、奥运会。那是不是意味着所有赛事前,武汉都会面临一次大的改造?


“二十年前我到新加坡学习,印象最深的是新加坡规定住宅外立面五年要整修一次。如果武汉平时是干干净净的,道路是及时维修的,就不会出现这么大力度的改造。我们也在考虑,怎么总结军运会一些好的做法,在以后坚持下去。

十年前为了辛亥百年,武汉做过一次全市建设,当时把辛亥相关的29个所在点周边环境做了整治,大家现在看到的首义广场、辛亥革命博物馆,都是那个时候做的,但是做完就完了。如果当时能把城市立面的改造、维护,道路的维修坚持下来,这一次就不会下这么大力度了。所以这次我给院里布置了一个任务,要出一个城市立面管理办法的导则,让城市的‘洗脸’日常化。”

人与城市总第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