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济南做规划
图、文 / 龙骅娟

图片1.png

龙骅娟

现为中国市政工程中南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简称“中南市政总院”)城市规划院院长。

2005年入职武汉市规划研究院总体规划所,2017年入职中海地产武汉公司投资策划部。

多地辗转,一直没忘记,初心是一名城市规划师,关注城市,关注人。


12.jpg

春天的济南曲水亭街


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济南做城市规划的项目。

坊间戏谑,济南是“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会城市”。2019年1月以前,莱芜还没有合并,济南城市GDP省内占比不到10%,省内排名第三,是全国首位度最低的省会城市。但凡提到人口、经济在全国排名靠前的山东省,常被人想起的,是受海洋经济崛起胶东的青岛、烟台,或者是近年“孔子文化牌”打得风生水起的鲁西南曲阜。更甚,有天晚上11点飞机落地济南,遥墙机场的出口被堵得水泄不通,的士司机聊天说这段时间到济南旅游的人多的不得了,天天都是这么个堵法,但被问及旅客们上济南哪儿玩的时候,回答是,去泰山,路过济南。

恐怕以上的调侃,新、老济南人都是不认同的。至少我接触到的济南人,对于故土,仍有诸多情愫,又一声叹息。

济南,有文化。大概所有对济南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能达成这样的共识,毕竟,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的这座城市有太多故事和传说。说历史文化,是史前“龙山文化”的发源地,有春秋战国时期齐国都城泺邑、随后汉筑城、晋定邦、宋设府、清开埠,以及近代诸多战役和重大事件,都刻着这个城市一步一步走来的深深烙印;说重要人物,辛弃疾和李清照,豪放婉约、一刚一柔的“济南二安”自是不必作过多介绍,就连杜撰的“夏雨荷”,也引来无数人慕名而来;说饮食文化,能登大雅之堂的鲁菜,在全国“四大菜系” “八大菜系”都是排名之首,是宫保鸡丁、锅包肉、京酱肉丝这些耳熟能详的其它菜系名菜的鼻祖和起源;说特色资源,那更是没有尽头。“泉城”闻名于世,既有72名泉之首的趵突泉,更有每天早上聚集了一群老头老太太打泉水的黑虎泉,还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美誉。更让我惭愧的是,随随便便一条老街巷,居然有很多中文的路名、楼名不敢准确地叫出名字;而对路人的尊称,不是“先生”、不是“女士”,都尊一声“老师儿”,丝丝点点透露着曾经的沉淀,对世俗我们的文化碾压。

3.jpg

冬天的济南曲水亭街

济南,讲规矩。济南人觉得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气质大概就是“靠谱”。2020年初,新冠疫情期间,山东是最早向武汉输送医疗队的,是最早向武汉运送物资的,寿光县更是承诺每天向武汉输送600吨新鲜蔬菜,到最后,济南把自己的市委书记“捐”给了武汉。大事面前不含糊,山东分院的同事说,最能体现济南人靠谱的是“饭局”。稍微正式的宴请,从座位开始就有固定的讲究:圆桌北、南、西、东四个方向,分别坐着主人家的主、副、三、四陪,其它根据重要排序,插缝坐着宾客们,上几个菜开始喝酒,一杯酒分几口喝完,都有固定的规矩。

5.jpg

冬天的济南曲水亭街

6.jpg

冬天的济南大明湖畔

济南,很“钝感”?用“钝感之城”描述济南,最早是10多年前的《新周刊》,形容济南温吞、缓慢、内敛、保守。2019年底,初次去济南的我,行走在城市里,感觉无论气候、建筑和城市面貌,都没那么像一个北方城市,大概是因为济南“家家泉水,户户垂杨”,又或者是因为老舍的《济南的冬天》里描述的温情和温晴吧。去年1月中旬,快过年了,在济南承接的项目因为各种原因推进得并不顺利,又赶上了春运,根本买不到返汉的机票,准备各种交通工具辗转。站在大明湖畔,寒风刺骨;走在百花洲曲水亭的小街巷,石板巷子结了薄薄的冰,有些打滑。这个城市展现的,于我没有一点温润,没有一点可爱,全是尖锐和不尽人意。

恐怕在全国各地,以非属地化规划院的身份,在当地推进城市规划类项目,都是不顺利的,毕竟这是一个极具政府属性的设计品类。比如,我们做《济南市地下空间总体规划》,资料收集得极为艰难,一方面是基本没有积累,另一方面是济南市所有的城建类的资料分散在不同职能部门、不同人员手上,而作为“泉城”的济南,地下的情况尤为复杂,好在和我们同行的,是勘测设计的同事,我们去了山东地质博物馆、山东省博物馆才得以完成基础资料的搜集工作,而曾经在市属规划院的我,应该从未想过做规划,那些以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会变得这么艰难吧。

好在,时间可以教会我们很多东西。比如,时间会告诉我们,怎么去了解对方的需求,怎么去和别人进行有效的沟通,怎么在没有资源的条件下自己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时间也会给我们一些尝试的可能性,比如,我们需要在3天之内完成一个带城市设计的概念策划,我们需要从诸多碎片化的信息中提炼准确的要求,我们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并做好最充足的准备。时间还能让对方逐渐地信任我们,比如,每一次汇报过后目的都会更加明晰一些,每一次对接过后沟通效率都会变得更高,其实每一次交流对于甲方也是一次引导。

今年3月的时候,春意盎然,万物复苏,我们又到了济南。上午汇报完后和项目组一起去了大明湖,去了百花公园,说是人山人海应该不过分。天空是饱和度极高的蓝色,怦然心动和赏心悦目的蓝色,不论是在人头攒动的景区里,还是在不经意的“抵拢倒拐旮旮角角”,都伴着杨柳依依,怒放着姹紫嫣红的花。又走了曲水亭街的小巷,中间的小河绿藻飘摇、清澈见底,两岸是古色古香的民居,青砖黑瓦白墙,逆着夕阳,似乎才读懂了济南的“钝感”,不带任何批判,而是老济南、济南人的温润。

4.jpg

春天的济南大明湖

人与城市总第6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