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公园的武汉实践
文 / 雷希杰

“口袋公园”最早出现在武汉的官方语境中是在2017年。这一年,武汉地铁8号线、21号线相继开通,一批城建项目相继完工。大武汉轰轰烈烈的城市建设步伐,暂时划下了休止符。

与此同时,武汉市政府也在2015年明确提出了“让城市安静下来”的新理念。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局长盛洪涛提到,在城市基础设施基本得到了大幅改善后,城市的内涵不再止于现代化的建设,而更倾向于舒适、宜居的环境上,需要遵从“大工程、小影响”“小投入、 大变化”的建设原则。

对一个拥有几千万人口、几千个工地的武汉而言,安静、宜居无疑是更高的要求和境界。“口袋公园” 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其前身有“三小绿地”“街头游园”等,它完全符合“小投入、大变化”的建设理念,主要是利用未建设的城市绿化、闲置用地和城市微空间打造的规模不大、却贴近市民生活,并且具有一定弹性使用功能的公共空间,具有选址灵活、占地面积小、离散分布等特点,特别适合见缝插针地出现在城市生活中,并且,在遇到重大自然灾害时,还可用于临时搭建救灾帐篷、分发救灾物资等。

既然要贴近生活,就要实现“人民城市人民建”的主张,在营造公园的特色和个性上,口袋公园从设计源头就适合采用“众筹”的形式。武汉园林和规划部门大胆尝试,将口袋公园的规划和建设变成了一场真正属于市民的“自下而上”的意愿表达。


口袋公园:“大工程”“大城建”后的理性选择

今年初,武汉市2021年绿化工作方案公布,全市将继续大力推进口袋公园建设,在去年基础上,还将新建100个口袋公园。“推窗见绿、 开门赏花、一步入园”,这些美好的意象让网友们兴奋不已。

公园曾是各大城市的地标,北京的朝阳公园、广州的越秀公园、武汉的中山公园都曾是各地首屈一指的地理坐标。中山公园是武汉地铁中最早以公园命名的站点,正因为过去公园的稀缺,使得每到周末时,公园人流不止、川流不息。

随着城市化发展,传统公园已很难满足市民需求。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园不再仅仅作为休闲功能,它还承担着生态保护、城市绿量、避难、教育、社交等多重功能,对此武汉将公园体系划分为5级,分别是口袋公园、社区公园、综合公园、郊野公园、自然公园。口袋公园是最小的公园单位,它不如社区公园辐射人群广,但它具有多样性,更具有个性化。

“从2017年开始,我们一直把口袋公园作为重要的市民绿色福利来打造。”该负责人举例道,东湖绿道全球闻名,但是如果每到周末,武汉人都只能选择开车去东湖,那恰怡说明我们城市的绿化是不够的。绿地,应该是一种生活化、日常化的场景,是每个人平等共享、触手可及的,这才是园林部门努力的方向。

他进一步分析,口袋公园的选址和建设要结合老旧小区自身条件和特色,充分利用现有绿化条件,因地制宜、分类施策,选取最优的绿化提升措施和最适合的乡土植物;同时,还要贯彻落实节约型园林理念,对现有骨干乔木、已经成景的绿化成果一律保留,新增植物优先选用易存活、易养护、低成本的乡土适生植物,不种植名贵树木,确保成活率。

2.jpg

寻找绿地:“边角余料”正适合建公园

一位长期跟踪武汉口袋公园建设的媒体记者表示,武汉的人均绿化率在同类城市中并无优势,园林部门过去长期困于难寻绿地建公园的局面,还曾与媒体共同发起过“寻找身边空地建公园”的活动。城市在快速发展中,有些原本应用于绿地的区域被房屋覆盖,绿化仅仅成了小区容积率下的一个指标,并未充分考虑公园作为公共空间的使用需求。

而“口袋公园”都是利用城市“边角余料地块”和“巴掌地块”打造。从武汉去年已建成的100座口袋公园来看,面积最大的2.6万平方米,最小的300平方米。这些口袋公园都来自市民家门口的区域,他们建得怎样,不应该仅仅由设计师说了算,应该让大家来共同参与。

发动市民参与,要寻找一个最佳平台。去年5月,武汉市启动为期两年的“城市公园绿地5分钟服务圈”构建行动,计划连续两年开展城市公园和“口袋公园”建设。武汉市园林和林业部门很快想到了“众规武汉”,该平台是武汉近些年来“开门做规划”思路的延续。“我们要把口袋公园的设计方案交给市民,让市民有充分参与的机会”。

几个月后,武汉在全国首次面向公众征集口袋公园创意设计方案,向社会“众筹智慧”,旨在通过“众筹”创意设计方案,打造设计新颖、建设精致、百姓喜爱的口袋公园样本,为今后建设更多、更美的口袋公园,探索最优设计理念和最佳建设路径。

承接此项活动的武汉市规划编制和展示中心工作人员介绍,征集发出后,“众规武汉”的微信公众号后台几乎被“挤爆”,仅3个口袋公园的设计征集就吸引了229个团队报名,正式提交的设计方案有161个,9万网民参与投票评选。“这说明活动办到市民心里了”。

该工作人员介绍,从设计方案来看,印象比较深的是报名者中不乏国外高校的设计团队,有几位米兰的学生也参与投稿。他们留言写道“米兰正值疫情,很想回到在楼下街角公园畅快聊天踢球的日子,希望中国的孩子们能自由自在呼吸,享受自然的美好”,短短几句让我们感到无比温暖。

今年,第二次口袋公园征集活动再次发起,从3月启动以来,又吸引了来自全国的202个设计机构、高校设计团队报名,收到有效参赛作品90个。工作人员表示,本次更多的专业机构“退去”,作品多为大学生的意见表达,他们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深入居民中调研,方案更具“亲和力”。

3.jpg

4.jpg

公园设计:好看是基本,
好“玩”才是好公园

怎样的口袋公园最受青睐?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相关负责人细数道,口袋公园应更注重实用性,将绿化的单一观赏性向集休闲、观赏于一体的多功能性转变。所以在设计时,我们希望从居民实际需要出发,改善、提升老旧小区园林绿化,发挥其美化环境、遮荫纳凉、赏心悦目、陶冶情操等功能,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

首座通过“众筹”后建成的口袋公园位于武汉市江岸区健康街与华盛路交会处北侧,紧临塔子湖明渠。这座不大的公园被4个居民小区环绕,水渠和市政道路夹角中的三角形地块被巧妙布局,是周边居民休闲的好去处。

14-49视点.jpg

家住附近的谭女士称,饭后来此散步已成了每天的习惯,去年刚搬来时谁也不认识,想打麻将都找不到人,有了口袋公园后认识了不少新邻居,大家一起谈家常、组织春游,日子过得快活多了。

在众多口袋公园的设计投稿中,得票最高的都兼备“好看”和“好玩”两个要素。正华建筑设计院的黄运设计了一座名叫《趣味折纸》的“口袋公园”。他说自己的创意灵感来源于女儿。看到女儿开心地折出可爱的兔子和美丽的千纸鹤,他想到前期调研时发现,公园附近的小朋友和老人有很多。于是他想:何不就为孩子们设计一座有趣、好玩的折纸公园?他在公园的入口门、树池、坐凳、儿童游乐区等处,都融入了折纸元素,并使用统一材料,从空中俯瞰,就仿佛一张长长的纸条,串起了整个公园。

火柴盒也可以是公园的主题。针对硚口区南泥湾大道与古乐路交会处的一块空地,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的黄子明团队就设计了体验盒子、活力盒子、休憩盒子三个形似火柴盒的大空间,来满足周边居民的需求。“体验盒子可以成为商业贩卖亭,也可以成为游玩体验亭,社区居民可以在这里举办美食节、读书节;休憩盒子周围种植了许多乔灌木,隔绝噪音,最适合坐在里面休息放松;在活力盒子中,小孩子可以在迷宫内穿梭跳跃,老人们可以在健身廊架运动交谈。”

黄子明称,火柴也是城市记忆的一部分。硚口区曾是我国近现代工业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武汉的第一度电,第一盒火柴,都是从硚口区走出来的。在武汉这个大盒子里,硚口也是率先点燃的那一批火柴,特别是老古田工业片区,它散发着自己的光和热,照亮了武汉工业经济的发展之路。

城市不利因素,也能通过设计的巧思变废为宝。湖北工业大学风景园林专业大三学生熊骞、高鸿雨、刘心悦的设计地块中间,有一排高压走廊,十分影响美观。一般对于此类场地不利因素,设计师都会避之不及,多半选择用植物对其进行遮挡。但在实地考察的时候,看到太阳下电线杆投射的阴影,熊骞想到了中国古代计时工具日晷。“为什么不干脆将这个电线杆利用起来呢?”于是将不利因素转化为有利因素,《时之间》也应运而生。

这些初出茅庐的设计师们,体会到了职业与学业的差异与平衡点。有参与者表示,在他们平时的学习和作业中,设计会更加天马行空一些。但在这两次比赛中,专家评委还有前辈们,教会了他们如何让设计更具实用性和落地性。“规划终究要落在实施上,才能让居民们受益。”

市园林和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众筹来的优秀创意方案都会得到重视,园林部门将从每个点位的优胜作品和入围作品中,选取最适合落地的方案,让大家的智慧之光在城市绽放,让更多的口袋公园尽早与市民见面。(本文所涉及的项目方案配图由项目团队提供)

7.jpg

8.jpg

人与城市总第6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