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收藏版名片 解放公园路
文/胡全志 图/刘虎成

每一条道路,都有着独特的性格。江城武汉:沿江大道的从容、中山大道的繁华、解放大道的坦白、汉正街的世故、洞庭街的幽静、东湖路的秀丽、水果湖路的典雅、江汉路的华贵、龟北路的羞涩......  

每一条道路,都有着丰富的人文历史。翻开一幅幅自19世纪初以来绘制的武汉三镇地图,中文的、外文的、黑白的、彩色的......比对着图上标注的老地名、老街道以及新地名、新街道,一种强烈的历史文化气息裹挟着亲切感与自豪感扑面而来,同时,对城市道路的敬畏与珍爱也油然而生。


第37页-108.PNG

每一条道路,都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从诞生的那天起,就一辈子都在报恩。出于对自然与生命的敬畏,凡筑路架桥,破土时要奠基,竣工时要剪彩。这是人与路之间的密语、传感与寄托,也是修路人操守、责任与意志的表达。古往今来,举行过奠基、剪彩仪式的桥梁和道路,与没有举行过仪式的相比,其生命力似乎确有些不一样。没有仪式感,似乎就少了那份虔诚。

道路的最高境界在于被公认为城市的家珍(不少历史悠久或者风貌独特的道路会被市民视为城市的家珍)。汉口解放公园路就是一条具有家珍属性的路,甚至可视为城市收藏版名片。

解放公园路南起中山大道,北止黄孝河路。与京汉大道、解放大道、绿缘路、光华路、惠济路、建设大道相交。全长2154米,宽9.4-16米。据史料,汉口开埠后,1902年,英、法、俄、德等国洋商、侨民集资在今解放公园处建起“西商跑马场”,并由此修建了一条专供车马通行连接跑马场和租界区的道路。1926年根据英国怡和洋行大班的名字希尔·罗伯特·渣甸定名为渣甸路。1952年,武汉市建设局在西商跑马场旧址辟建第一苗圃,后苗圃改建成解放公园。因公园毗邻渣甸路,1958年改名解放公园路。沿途有武汉市解放中学、武汉市育才高级中学、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信息学院、解放公园、中共武汉市委等单位。

第38页-113.PNG

从解放大道到建设大道这一段,是解放公园路的“精华”区,是目前武汉主城区处于闹市中最漂亮、最安静、最舒适的一段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在生态环境最好的那些年,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白鹭、夜鹭会集在行道树上安营扎寨,流连忘返,成为一道生态景观。2019年9月,首批“武汉最美林荫道”评选结果揭晓,解放公园路名列第二。如果只是单纯从林荫覆盖率和道路环境要素评比,这条路本是首屈一指,但是,在道路幅宽和树种的层次上则稍逊于青山和平大道建设一路至三弓段这条主干道。

此路之美,全在于沿路两旁高大而茂密的法桐树,法桐的学名叫悬铃木,如果没有如此高大茂密的法桐,它也就是一条寻常的街道。而这条路上的法桐,又与其他道路上的法桐迥然不同。20世纪90年代,全市约有10万株法桐被截枝嫁接无果毛枝条,凡被“拦头截枝”的法桐,形态显得畸形,且不少树木因巨大伤痛而致病害,唯独解放公园路的法桐幸免于这次苦厄。据说,当年一位话语权颇有份量的负责人表示,解放公园路上的树不要“砍头”,留下来作历史比照样本。岁月作证,这位领导的主张可谓“卓识”。这里的每一株法桐,都呈自然生长状态,高耸云天。炎炎夏日里,走进这条路,气温比没有树荫的路上要低3摄氏度。法桐树高达20米,树干自然也很粗壮,大多比水桶还粗。这些饱经沧桑的法桐,究竟有多大岁数呢?《江岸区志》有载:

1958年,该路行道树为加拿大白杨。1963年该路进行第一次扩建,栽植法桐、大叶女贞、石楠、夹竹桃、梔子、樱花、喜树1275株。1965-1975年陆续在其旁隙地上栽植水杉和池杉。1976年进行第二次扩建,淘汰加拿大白杨,加植法桐,人行道内侧有1排~2排大叶女贞、石楠、喜树、水杉、池杉等。按此记载和树苗生长期推算,多数法桐,应是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的,距今已有60余年历史,如果是采用10年期的树苗,有的则将近70年历史了。尤其是“精华”路段,总长约L5公里,法桐为主打树种。

微信截图_20211215183031.png

第38页-110.PNG

石楠作为观赏植物,在武汉较常见。女贞子在70年代曾经作为行道树推广过。唯独喜树,却是少见,果实极像香蕉,所以,又叫野芭蕉,还有水桐树、天梓树等别称。这条路上曾经有如此众多的景观植物,岂能不美?最直观、最壮观的,当然仍是法桐。

解放公园路究竟有多少株法桐?不去亲自数一数怎能知道?于是,在2016年6月初的一个星期天,像数归元寺罗汉一样,一棵—棵地数了一遍。解放公园一侧有180株,从惠济路到建设大道一小段路,种有约20棵其他树种;国防信息学院一侧有200株。此路段中,除法桐外,还有几处双排树,种有杉树等树种。正是这400棵参天大树,撑起两行巨伞,屏蔽一路荫凉。这条路,而今已成为网红路、打卡新地标。

闹市中,树木多了,噪声就小了。当人们走进高等学府、机关院所,还有寺院道观时,会感觉这些境地有一种自然的清静,而这种特有的清静,往往与高大荫浓的林木有关,正所谓“林深闻鸟喧”。一边是公园、机关大院,一边是学院、机关家属区,如此人文环境,让解放公园路也颇具清幽气质,“这里的白天静悄悄”。在法桐大树的绿化作用下,氤氤着一种近似于母亲般阴柔、贤淑的氛围,俨然步入一个温馨的“家”。这是一个充满亲和力、让人仰视、羡慕的家。巨大的法桐树,骄傲地舒展有力的臂膀,温情地环抱、呵护着以生命、躯体、岁月造就的绿色廊道。

近十年来,享受林荫道,已经成为许多城市的热望。截至2019年,上海市已评选、公示、命名林荫道245条。南京市也已公布150条林荫道。众多的林荫道,已成为宜居城市的标志之一。解放公园路为武汉林荫道竖立了标杆,一位热心市民表示,要把解放公园路林荫道像对待优秀历史建筑一样保护起来,若能守望二十年、三十年,一条百年法桐古树一条街将在武汉诞生。

解放公园路并不遥远,若是有情,每年盛夏,静候与你邂逅。

人与城市总第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