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堑,长一智的城市智塑
文/虞珺珺 图/刘虎成

城市灾害的发生,常常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例如对城市直下型地震,人类至今很难做到精准的地震预警;人们很难杜绝人为导致的事故灾害一再地发生;即便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也很难预防极值事件的突然发生。城市灾害,就像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既然无法避免,只能做好准备。

这应该就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的古老智慧。

 

北川之思:不可再犯的历史错误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受住建部委派,时任中规院院长李晓江第一时间带队来到震后的北川,为新县城做规划方案。

“5·12大地震”发生时,龙门山脉顷刻间被撕裂,将北川老县城所在地曲山镇彻底摧毁,全县有19956人遇难或失踪,占地震死亡人数四分之一,是这场地震灾难中损失最严重的灾区之一。

老县城曲山镇,位于应力积蓄过程中的四川龙门山断裂带上,加上北川四面环山,一旦发生地震,很容易造成山体崩塌、滑坡、堰塞湖和泥石流等次生灾害。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将北川县城搬迁的计划因为种种原因屡遭搁浅,直至“5·12大地震”的发生。

在得知这个情况后,李晓江感慨,这是个“历史性的错误”。全程参与了“5·12大地震”后北川重建的中规院规划研究中心主任殷会良,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不是建筑足够坚固就能抵御所有自然灾害,在大自然面前,人是很渺小的,而“5·12大地震”后对中国人最大的改变,就是纠正了自古以来“人定胜天”的思维惯性。

无法防止就只能避让。为北川新县城选址,评估因素包括地质条件和安全性、区位条件、用地条件等,安全被放在了首要的位置。

第22页-66.PNG

在上世纪90年代差点成为北川新县城的擂鼓镇,首先成为被放弃的选项——这里地下有两条断裂带穿行,依然是一个地质灾害的高易发区,长远看来,风险始终存在。从安全和发展角度,北川新县城最终南迁23公里,定址“地质条件与安全性”“区位条件”和“用地条件”三项指标都达到“优等”的安昌东南。

反思自然与人类生活的关系,顺应自然为饱受地震创伤的北川人建设一个安全、舒适的城市,从规划选址、方案研究、征集,到建筑设计、协调,整个北川县城的重建规划思路,都贯穿了这样理念。

不同的地理构造、不同的时间阶段、不同的偶然条件,孕育出不同的地质灾害,尤其是对于地震这样因为地球动力活动发生的自然地质灾害的预报,至今依然是一个全球性的难题。全世界95%的地震,都发生在环太平洋地震带和欧亚地震带,而我国恰好位于这两大地震带的交汇部位,地质活动尤其活跃。

相对比较幸运的是,处于华北地震区南部地震活动相对弱的孙庐地震带南部、华北平原地震带南部和华南地震区长江中游地震带交界部位的武汉,是一个地震活动相对较弱的城市。在武汉的建城史上,没有发生过6级及以上地震,从1904年至今,尚未发生过以武汉为震中的有感地震。在《武汉市城市综合防灾与安全系统规划研究》中,相较其他灾种而言,地震和地质灾害,被列为对武汉危险性低的灾害之一。

但是2008年的“5·12汶川地震”,不仅让武汉感受到了明显的震感,也让武汉意识到:地震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以将武汉市建设成为用地布局有利、城区建筑安全、基础设施可靠、避震疏散有效的安全城市,整体抗震防灾能力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为总体目标的《武汉市抗震防灾规划》,在汶川地震不久后编制完成。

在这个规划中,以用地安全、工程抗震、次生灾害防御、避震疏散和应急救灾系统组成了武汉的抗震防灾基本体系;将武汉—分为三的长江和汉江,将汉口、汉阳和武昌自然分割为3个防灾大区,在每个防灾大区里,以城市快速路、铁路、山体、水系等要素为分隔,划定63个防灾组团,而每个防灾组团内以城市次干道为分隔进行划定,数百个防灾街区遍布武汉三镇。

在避难场所方面,《武汉市抗震防灾规划》要求在每一个防灾大区中安排一个主中心避震疏散场所,区级行政区安排一个分中心避震疏散场所;同时为供水、电力、交通系统、消防系统、医疗系统等基础设施,制定了抗震防灾保障规划;还为有可能发生的火灾、水灾等次生灾害,规划了防御措施。

从城市综合防灾的角度,武汉仍在思考如何在抗震防灾规划的基础上,加强地震灾害链的研究与情景规划应对措施,避免由于地震引起的其他灾害,与此同时,还要加强地震灾害对地下空间的影响以及更多次生灾害的研究,尤其是要对贯穿地质薄弱点的地铁线路的影响研究,提出针对性的处置措施。

虽然从历史记录来看,武汉市发生地震的概率和受影响的程度相对较低,但是万事并无绝对。唯有未雨绸缪,才能防患未然。

第22页-65.PNG

未来之城:不可忽视的地下空间

据《武汉市城市综合防灾与安全系统规划研究》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和低概率的地震相比,武汉的主要地质灾害表现为滑坡(不稳定斜坡)、崩塌(危岩体)、地面塌陷(岩溶地质)等,这三种地质灾害在武汉市境内共有73个灾害隐患点。

在武汉的地下,从北到南3条石灰岩带横跨长江,中国工程勘察大师范士凯曾经提醒,武汉在城市建设,特别是地铁、桥梁工程施工中,要特别注意科学施工,以防诱发安全事故。武汉市规划建设区地势相对较为平坦,发生崩塌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可能性小,主要地质灾害为岩溶塌陷,但分布区域有限,主要影响地铁等地下空间设施。

事实上,在中南勘察设计院有限公司发布的《武汉地区岩溶及岩溶地面塌陷特征及处理措施汇报》中,经过对武汉的岩溶地层和工程特征进行分析后,得出在进行详细勘察、岩溶专项勘察、施工勘察的基础上,进行有效的工程处理,即可预防岩溶塌陷产生的结论。

用工程手段预防可以预见的城市灾害,是我们为之努力的方向。针对在城市中出现得越来越多的地下空间,武汉规划研究院副总规划师成钢以郑州“7·20”特大暴雨导致地铁雨水倒灌事故为例,提到地下空间在规划和设计的前端,就应该做一系列工程学方面的考虑,尽量提高设防标准,并且还要进行适度的冗余设计,以防灾难的发生。

截至2020年,武汉市共有9条地铁线路投入运营,再加上地下通道、隧道等交通设施,地下商城、地下车库,以及地面以下的各种人防工程、储存空间,人在城市中的活动,越来越多和地下空间发生着关联;城市的地下空间,已经从解决城市问题转到了提升城市竞争力的发展阶段,甚至被称为城市的未来。

城市的地下空间,多集中分布于城市高强度开发的区域,建筑密度高、人口密度大,特别容易受到灾害波及。由于地下空间环境密闭、地势低洼的特点,一旦发生事故,疏散撤离压力巨大,救援困难,容易造成惨重的损失,是城市防灾减灾工作需要关注的重点区域。

第23页-67.PNG

《武汉市城市综合防灾与安全系统规划硏究》分析武汉地下空间的空间特征,给出了六个防灾规划对策。

首先,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功能和规模,都应该经过严格论证,并且进行合理选址,避开地质灾害隐患区域和地势低洼、暴雨易涝地区,如硏口地区、汉正街等。

其次,地下空间地面进出口的高程设置,应该按照暴雨内涝的淹没风险进行设计校核,特别要注意地下空间大规模开发地区相互连通空间的防涝高程应相互协调、匹配。据成钢介绍,以武汉地铁入口的台阶,按照武汉的防洪排涝标准,设计高度为60厘米,这就是为防止雨水倒灌。

对于地铁、大型商业服务空间等重要地下空间,“硏究”建议在下层或周边低层设置应急雨水滞纳场所,以便快速排除重要地下空间内的积水或引流,保障重要地下空间不进水。

第四个对策,是要加强应对大客流的预警与应急处置能力。随着武汉城市轨道交通系统的建设,网络化的线路对运营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监测大客流量并提前预警,采取及时措施疏散人流。因此,需要建立完备的人流量监测、预警、应急决策、快速处置、多模式交通相互衔接等应急管理体制和机制以及配套设施。今年发生的郑州特大暴雨导致的地铁雨水倒灌事故,就为所有的城市敲响了地下空间应急管理的警钟。

将网格化管理覆盖到地下空间,加强地下空间的安全监控、巡视、固定检查,随机抽查,控制人为破坏的前兆,也是城市安全的重要保障。

在复杂的大型地下空间,还应利用物联网技术,提供地下空间内部的导航、标志指示系统,提高日常和紧急情况下地下空间人员快速抵达出口,尤其在有危险的时候,快速避难、逃生。

火的淬炼:
防微杜渐的规划智慧

人们常说水火无情。

如果说极端暴雨为城市带来的事故灾害是因为水,那么另外一个能为城市带来灭顶灾难的,是火。世界城市史上,不乏一些历经火灾淬炼的传奇城市。为了防止火灾的再度发生,城市发挥各自的智慧,用各种规划思路,各显其能。

1666年,一场意外导致的大火烧毁了伦敦“全是木屋的狭窄街道”上80%的城市空间,同时将伦敦从正在爆发的黑死病手里拯救下来。重建的伦敦不仅将改善城市公共卫生条件列为要务,为了防止火灾再次发生,在新建的建筑上,使用了砖材和金属化轮式拉窗等新式材料,并且制定和颁布了与建筑安全相关的一系列法律,降低了火灾事故对城市安全带来的隐患。

第24页-71.PNG

1666年的伦敦大火使得泰晤士河北岸一片火海

芝加哥是另一个浴火重生的城市。1871年10月8日,一场大火几乎摧毁了整座芝加哥。而就是这场大火,让芝加哥成为全球率先引入钢结构等新建筑技术的城市。提高建筑耐火性能的同时,芝加哥掀起了一场现代建筑学和城市美化运动的潮流,设计师们把经营城市的理念引入城市规划,从供水、供电、污水处理到园林、绿化、城市交通等方面,以精细化的城市设计为手段,将火灾后的芝加哥建设成了一座世界知名的艺术建筑之城。在世界建筑史写下重要一笔的“芝加哥学派”,就是诞生于这场火灾后的城市重建过程中。

第24页-70.PNG

1871年10月大火后芝加哥市中心

在针对地下空间的防灾规划对策中我们看到,六条对策其中有一半是和水有关,水与武汉的命运息息相关。然而作为“水火既济之乡”,在武汉的城市史上,其实火也曾为我们带来过灭顶的灾难。

在1911年12月25日《申报》刊载的《汉口大遭兵火之调查》中,可以看到对这场火灾的文字描述:“大火源于武昌起义,汉口被焚,华界三分之二化为焦土,城市和市民为这场全球瞩目的社会暴动付出惨重代价”“汉口……被……连次纵火焚烧,计其损失约在三兆之谱,诚浩劫也”。

第24页-69.PNG

清末汉口德租界附近的一场大火及汉口江滩远景(可见德国领事馆及德华银行等)

一本关于武汉百年前城市灾难实录的刊物《水火》的序言写道:“然而由1911年的战火造成了汉口的'大拆',以及必然的大建,使武汉获得了'在现代基础上改造城市的机会',三镇也由此逐步走上现代市政之路。”

同样是在这本《水火》中,我们可以看到武汉市的城市消防专业化的幵端,是1929年“使用水带龙头,实行注射”,到1936年“配备救火龙39部,其中包括汽车机龙20部”的消防队。一个消防总队和四个消防区队,要负责整个武汉三镇的消防安全。

既可以是自然而为也可能是人为引发,既可能是无心之失也不乏故意为之,突发性强、发生率又特别高的火灾,几乎是所有城市都要面临的灾害之一。

2009年5月1日,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正式施行,提出公安消防部队按照国家规定,承担重大灾害事故和其他以抢救人员生命为主的应急救援工作的新职能。与此同时,随着武汉城市的快速发展,城市用地功能越来越复合,城市的空间也更加立体,高层建筑、地下空间的开发,人流、物流高度密集区的出现,使公安消防承担的防火、灭火和抢险救援任务也越来越繁重,处置对象也趋于复杂。

为了因应新消防法提出的应急救援新职能,以及城市发展的要求,《武汉市消防专项规划(2015-2030)》编制落地。以保障城市安全为核心,构建空中、陆上、水上相结合的立体消防救援体系,打造与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功能相适应,具有全国先进水平的城市消防安全体系,并实现快速救援、辐射周边城市的目标,为建成接近世界发达国家水平的高标准城市消防安全体系创造条件,成为武汉市消防专项规划的目标。

第24页-68.PNG

常言道,消防安全,预防为先,加强火灾的预防,能有效降低城市面临火灾的风险。在空间方面,武汉市根据城市功能分区、用地特征,对危害城市消防安全的布局,提出了消防控制的要求,以降低城市火灾造成的损失,创造安全的生产和居住环境。

尤其在城镇总体布局中,将生产、储存易燃易爆危险品工厂、仓库等场所布局在城镇边缘的独立安全地区;规定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建设项目,必须在依法规划的化工专门区域内进行建设,并规定了其与人员密集的公共建筑需要保持的防火安全距离。此外还对工业及仓储、商业服务设施、对外交通设施、建筑及地下空间、旧城区、文物保护单位、远郊乡镇等提出了消防安全原则和要求。

将规划提出的标准切实落实到位,是预防城市灾难的必须。为了减少火灾对城市的影响,人类运用智慧,从法律手段、工程措施,到空间布局,其目标的指向,是从根本上预防火灾的发生,灭火不如防火。

因为人类城市史上无数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面对城市灾难,预防的效果永远好于治疗。

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只道无常是寻常

重大事故造成的城市灾难,每每让人感慨世事的无常,尤其是那些本来可以避免的灾难。

在《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艳湖社区集贸市场“6·13”重大燃气爆炸事故调查报告》中我们看到,这起重大燃气爆炸事故是一起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虽然事件的直接原因是天然气中压钢管严重腐蚀破裂导致天然气泄漏,遇火星引发爆炸,但是间接原因有四方面:违规建设造成事故隐患、隐患排查整改长期不落实、企业应急处置严重错误、物业安全管理混乱,直指安全生产中的人为失责。

在整个事故中,营运维护单位多年来未能消除安全隐患,不仅已持续5年没有对集贸市场燃气管道幵展深入检查,还对130次燃气泄漏报警、管道压力传感器长时间处于故障状态等系统性隐患熟视无睹……直至6月13日的清晨爆炸无可挽回地发生,酿成26人死亡,138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5395.41万元的巨大悲剧。

这一串数字的背后,是26个鲜活的生命和他们背后的家庭,是一座城市充满烟火气生活的美好记忆,也是安全生产警钟的敲响。

在过去的规划中,武汉对城市可能面对的灾害类型,更多聚焦于自然灾害与传统灾害的防治,而对人为灾害的重视,以及对新形势下或未来可能出现的新型灾害的判断,仍在不断加强和提升的过程中。有过菜市场规划经验的规划师成钢提到十堰事故,也不断强调规划时的黄线控制、以及日常监管,对安全生产和城市安全的重要性。

2021年,在“6·13”十堰特大燃气爆炸事故和近年来一系列燃气导致的安全事故后,中华人民共和国颁布第八十八号主席令,要求从2021年9月1日起,餐饮等行业的生产经营单位使用燃气的,应当安装可燃气体报警装置,并保障其正常使用。

微信截图_20211216101032.png

  “6 · 13” 十堰特大燃气爆炸事故现场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从发生过的事故中总结经验教训,从而避免事故的再次发生,才是建设安全城市的大智慧。

2005年11月13日,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一车间发生爆炸产生了大量苯、硝基苯等苯类物质流入松花江,一条长达80公里的污染带,影响了沿岸哈尔滨市数百万居民的生活。这起特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和特别重大水污染责任事件,让哈尔滨市意识到加速应急备用水源建设的必要性,加快了磨盘山水库和西泉眼水库应急水源的建设,形成了“一江两库”的多源供水的安全格局。

松花江污染危机对武汉的警示在于,两江交汇的武汉,长江水和汉江水同为武汉三镇的饮用水源,两江上桥梁众多,且不乏运载化学品和危险品的运输车辆。2017年9月20日,一辆物流集装箱货车在沪蓉高速红石堰李家湾铁路桥上,轮胎摩擦起火发生自燃,车上运载的化学物品爆炸散落,造成长江湖北段主要支流举水河3公里河道发生污染,影响了下游的宋埠、歧亭两镇生产生活用水。这个离我们很近的事件引起了武汉市应急部门的注意,居安思危,为了保障市民饮用水的安全,武汉市已经加快了梁子湖应急水厂的建设。

第25页-72.PNG

与城市为邻的维苏威火山

地球生命周期,总有一些自然现象导致的城市灾害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发生着;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极端天气导致的城市灾害也在不断增多;全球经济的不断发展,危化品爆炸、药害泄露、输油管爆炸等事故灾害风险系数也在增加。

哪怕准备做得再充分,这个世界上也并不存在一个永远不遭遇灾难的城市。有人说灾难是一个哲学问题,提醒我们不要把一切当做理所当然,提醒我们反思什么是生活里最重要的,提醒我们怎样珍惜眼前的生活。

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人类和城市,就是凭着这股韧性,走到了今天。

我们都知道意大利南部第一大城那不勒斯,毗邻在公元79年随着维苏威火山爆发顷刻消失的古城庞贝。两千年来,维苏威火山依然活跃。然而就像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奥兹在那不勒斯说的,“虽然火山近在咫尺,人们依旧坠入爱河”。

人与城市总第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