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旧港 码头复兴的欧洲样本
文/邹游

事件:东京奥运会闭幕式上的“巴黎八分钟”,让人们对三年后的巴黎奥运会充满期待。在塞纳河边公开水域游泳,在埃菲尔铁塔脚下打沙滩排球,在凡尔赛宫花园比马术,在香榭丽舍大街赛自行车……想想就让人心潮澎湃。然而,巴黎不临海,帆船项目比赛需要沿海城市的配合。法国在诸多颇具实力的竞争者中,选择了地中海边的马赛。其实,马赛这座古老的港城不仅与法国国歌的名字紧密相连,还是近代以来欧洲码头复兴的优秀样本。

 

第4页-13.PNG

马赛有2600多年的建城史,是法国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也是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简称“普阿蓝大区”,包含6个省)首府,法国南部的政治经济中心,法国及地中海沿岸的第一大港。

公元前600年,远航的希腊人在今天的法国南部海岸发现了一处天然良港-拉希东海港,即马赛旧港的前身。从那时起,马赛就“因港而兴”,开始进行港口贸易。旧港在16世纪建立起第一座正式码头,并开办工厂,进行原料加工和转口贸易,市场遍及亚太、西非、拉美地区。到18世纪末法国大革命爆发前,马赛旧港已成为世界知名的港口。也正是在大革命期间,马赛义勇军高唱着刚刚谱写完成的进行曲挺进巴黎,法国国歌《马赛曲》由此得名。

第4页-15.PNG

19至20世纪,由于环境恶化和设施老化,欧洲城市中心的工业纷纷外迁,马赛的港口经济也向北转移,马赛新城逐渐形成,旧港区则开始衰败。二战以后,为了重塑旧港区的活力,马赛有关部门定下了“尊重历史记忆,渐进式保护”的发展策略。

在旧港复兴的过程中,马赛首先对旧港核心区进行保护式再开发,在保护城市原有肌理的前提下增加商业文化功能,建设现代文化景观。对于旧港的大量闲置厂房,引入创意小店、艺术家工作室、手工店铺等文化创意产业,配套咖啡厅、酒吧、特色餐饮等交流场所,“旧瓶装新酒”,通过功能的置换,在保留工业遗产的同时提升文化氛围。21世纪以来,马赛更是借着“欧洲文化之者时的东风在旧港区新建了“欧洲和地中海文明博物馆”和“欧洲地中海别墅”两座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后现代文化地标。通过高度、色彩和形态的控制,展现马赛“包容古今,新旧辉映”的文化特色。

第4页-14.PNG

同时,改进和完善港区的道路交通系统,串联城市记忆和文化景观,使旧港区重获活力。例如,对于连接马赛旧港与新港的“城市记忆主干道”一一共和国大街,就在保留其精美建筑设计和空间时代特色的基础上,进行渐进式的修缮和改建,还原其奥斯曼时期的建筑风格。此外,马赛在旧港复兴工程中坚持公共交通导向,新建地铁、有轨电车线,加密公交网络,提升公交可达性,缓解老城拥堵。又通过密集的步行道,营造旧港地区安全便捷的慢行交通网。

值得一提的是,马赛在旧港港湾功能的调整上,既顺应了历史潮流,又体现了景观营造的智慧。原来的旧港以大宗货运为主,停靠的都是体量较大的货船。货船注重实用,但美观性不足。马赛将船坞和货运码头移至港湾外部入口处,将休闲旅游的客运港口引入港湾内部。如今,游客们一到旧港,在地中海蔚蓝的海水中,满眼皆是挂着白帆的游艇和渔船,金灿灿的阳光下,海鸥在四周盘旋觅食,给人留下完美的第一印象。

3年后,马赛这座古老而充满活力的地中海港口将再次迎来世界的目光。巴黎奥运,马赛扬帆,让我们共同期待!

第4页-12.PNG

人与城市总第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