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家园之路

著名人类学家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说,所有文明的伟大之处,在于其差异丰富的细节。

然而有点遗憾的是,属于中国传统城市营城理念和建筑体系的细节,哪怕是在一些传统古都中,都很难找到了。在被西方建筑和城市规划理念影响的近百年,累积着千百年华夏文化基因的传统建筑去哪儿了?这是每个中国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的从业者,无法回避的问题。因为一个人只有知道自己的来处,才能望向自己的去处,对于一种文化和文明而言,亦是如此。

稍稍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我们暂时还能在传统村落里,找到这些独特而丰富的细节。在武汉北部的黄陂和新洲,传统建筑的木兰干砌建筑,无声地告诉我们一段发生在600年前“江西填湖广”的居住迁徙史:古老的先民,因应山川、河流、阳光的自然之道、就地取材的智慧、木兰干砌的巧手,在这片客居的土地上,为自己建造了安居乐业的家园。时移世易,这些融合着江西和湖北建筑特色的民居,历经数百年的雨打风吹,已经完全成为这块土地的独特建筑文化符号。

“建筑是历史的缩影”,行走在传统村落纵横的阡陌和房舍间,才会对这句话的体会尤甚。也只有在这样的空间,和先人能产生穿越时空的际会,才能站在设身处地的位置,理解这个民族的勇敢、勤劳和智慧。

在一组统计数据中,我们看到,全国55项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1300多项国家级非遗,以及7000余项省市级非遗,与全国各级传统村落的密集区高度契合。

越是知道传统村落的珍贵,就越为它逐年可见的凋敝忧虑和心碎,对如何保护和利用慎之重之。

在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中,继续强化将乡村振兴作为国策,提出开展传统村落集中连片保护利用示范,以及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五年行动计划。事实上,早在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就已经提出,要加强村庄风貌引导,保护传统村落、传统民居和历史文化名村名镇,加大农村地区文化遗产遗迹保护力度。

普利兹克奖获奖者、中国建筑师王澍,在他所著的《造房子》一书中写道,“园在我心里,不只是文人园,更是指今天中国人的家园景象,主张讨论造园,就是在寻找返回家园之路,重建文化自信与本土的价值判断。”

在山水之中建造一个天人合一的小世界,园林建造之于城市,犹如传统村落保护之于中国,同样是一条寻找返回家园、重建文化自信之路。因为只有站在属于自己的文化场域里,那种自信才来得特别踏实。



武汉市规划研究院院长

01-05卷首语1.jpg

人与城市总第68期